鴉片戰爭至洋務運動
(1840-1894)
近代澳門
(1840-1949)
抗日戰爭
(即將推出)
內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即將推出)

(二)培儲人才初派留學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8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8

 

綜觀整個洋務運動,其主要措施可分儲才、強兵、實業方面。在培儲人才方面,包括下列幾類:

設館教習西文:如京師設同文館、上海創廣方言館等。

翻譯西方書籍:如江南機器製造總局附設翻譯處,數年內翻譯圖書百餘種。

遣人留學:1872年,初派出國學生三十人,前後共百餘人。

創立各類學堂:如馬尾船政學堂、天津水師學堂和武備學堂、天津醫學堂等。

培養軍事人才:派人至英、法、德等國學習西方海、陸軍。

其中選派留學生尤值大書特書。清代中期留學生原來只是零零星星,如1847年跟隨傳教士出國的港澳生容閎、黃勝、黃寬。1872至1875年,經容閎倡議,清政府派遣了四批共一百二十名幼童赴美留學,其中不乏後來各行各業優秀人才,如詹天佑成為「中國鐵路之父」、唐紹儀曾出任中華民國第一任總理、唐國安當上清華大學首任校長。

為何清代中期的留學生多來自港澳地區?他們的成就如何?

答案見下。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1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1

清代私塾學生在上課。清代私塾以教授四書五經為主,但在「數千年來未有之變局」下已不能應對新局面,必須通過教育培養具新知識、新視野的人才。培儲人才遂成洋務運動的重要內容。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2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2

京師同文館。洋務運動期間,為應付外交事務和引進外國知識,奕訢、文祥於1862年在北京成立同文館,其後上海及其他地方相繼設立分館,負責翻譯和教授外語,成為中國近代最早設立的新式翻譯教育機構。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3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3

江南機器製造總局翻譯處,曾翻譯多種圖書。除了同文館外,一些地方上的新辦洋務機構亦設有翻譯處,翻譯並傳播西方書籍與知識。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4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4

1874年創辦於上海的聖芳濟學院。清朝戰敗,被迫允許西方宗教在華傳播,令洋務運動期間多個西洋教會得以在中國辦學,是同文館一類官辦新學以外,新知識來源和和傳播的渠道。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5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5

位於上海的聖約翰大學及其校徽。洋務運動期間,西洋教會亦參與了新式高等教育,聖約翰大學是其中著名的院校。該校創建於1879年,原名聖約翰書院,1905年正式升格為聖約翰大學,是中國首座全英語授課的學校,培養了不少博通中西文化的人才,當中包括近代著名外交家顧維鈞、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榮毅仁。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05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05

教會學校培育男女學生。洋務運動期間,雖然多了教會辦學,但由於當時一般家庭仍希望子弟循科舉考取功名,不重新學,教會學校的學生遂成為早期留學主力。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7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7

廣州中山大學十八先賢廣場上的容閎像及容閎的英文手跡。1847年,容閎跟隨美國傳教士出國,1850年考入耶魯學院,即今天的耶魯大學,為首名就讀於該校的中國人。學成回國後積極推動中國進步,並參與制訂幼童留美計劃,被視為中國留學生先驅。

ebook

容閎:「因為知識增加了,人的道德、考慮的範圍也就廣泛了。我自己想到中國的老百姓這麼樣的痛苦、受那麼大的壓制。我沒有受教育之前,一切都不知道,我就是自己過日子,我接受了教育以後,我覺得這種情況是不能忍受的。我自己現在得到了教育的機會,我就應該使我的同胞,早一點擺脫這種處境,我要為他們服務。」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8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8

1872年第一批赴美幼童在登船離國前合影。1872至1875年,經容閎倡議,清政府派遣了四批共一百二十名幼童赴美留學,帶動日後的留學風氣。

ebook

美國教會在十九世紀中期積極來華傳教,並開辦教育事業,甚至帶學童到美國留學。帶動留學風氣的容閎等早期留學生即多由美國教會保送赴美。在美國教會學校留美學生的影響下,美國成為早期中國學童留學的主要國家。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9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09

赴美幼童當中,部分日後卓有成就。1872年第一批赴美幼童包括在1905至1909年修建京張鐵路、被譽為「中國鐵路之父」的詹天佑(左);1874年第三批赴美幼童包括1912年擔任中華民國首任國務總理的唐紹儀(右)。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10
mainsite_psd_aug2-yangwu02_2019-10

石美玉及其參與創辦的九江但福德醫院。洋務運動期間,亦有女學生出國留學,當中石美玉較為著名。她自幼在教會女子學校學習,1892年赴美密歇根大學醫學院習醫,1896年學成回國,參與創辦九江但福德醫院。

為何清代中期的留學生多來自港澳地區?他們的成就如何?

香港、澳門較早與西方接觸,傳教士開辦各種學校,教授英語和傳授西學,因而當地學生也較快接受了歐美的知識。例如馬禮遜學堂原在澳門開辦,後遷來香港。該校學生容閎、黃勝、黃寬就於1847年隨傳教士布朗前往美國留學。容閎就讀於耶魯大學,回國後參與制訂幼童留美計劃,被視為中國留學生先驅,後獲耶魯大學授予榮譽法學博士學位。黃勝後來成為香港《循環日報》總司理,參與《孖剌報》的編輯工作。黃寬是第一位留美學習西醫並獲得醫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學成歸國後從事臨床與教學,醫術精深,貢獻傑出。

本專題主要圖片來源:FOTOE(圖1、2、3)、視覺中國(圖7、8)、其他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