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zhanyi_header_1200x400_v1
neizhanyi_header_1200x400_v1

抗戰勝利後,全國亟待和平建國、改善民生。當時國共兩黨都忙於接受日偽投降、收繳裝備和光復淪陷區,並在受降權限及地盤方面產生分岐。但絕大部分地區都在國民政府的受降之列,黨政軍各部門都向大中城市派出形形色色的接收委員會,身處大後方多年的各方要員各盡所能地搶佔奪騙,大發勝利之財,接收遂歪變成「劫收」。這種接收方式在台灣更釀成大災難。到台灣受降的國民政府官員,其搜刮之貪婪慘酷,比內地有過之而無不及,令民眾處於水深火熱之中。1947年2月27日,台北專賣局人員藉緝私,毆打、槍殺民眾,激起次日的全台大抗爭。國民政府隨後增兵鎮壓,死傷數以萬計,直至5月中才逐漸平息,是為「二‧二八事件」。

當時國民政府面臨內外交困局面。1945年2月,蘇聯、美國、英國召開雅爾達會議,蘇聯、美國達成雅爾達秘密協定,犧牲中國在東北和外蒙古主權,以換取蘇聯在歐洲戰事結束後三個月對日本作戰。1945年8月,蘇聯又迫使國民政府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確認雅爾達密約各項,授予蘇軍出兵東北後的全權,又通過民眾公投決定外蒙古脫離中國獨立。另一方面,美國戰後曾積極促進國共和談,但最終未能阻止內戰爆發。而美國杜魯門政府上台後,對國民政府比較冷淡,其態度對中國局勢影響頗巨。

neizhanyi_timeline_v2_a
neizhanyi_timeline_v2_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