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日軍陷入多線作戰的不利局面;1942年中起,與美軍的戰鬥更接連敗北。為鼓舞士氣、打通由華北直達西南乃至東南亞的道路、摧毀美軍在中國的機場,日軍遂決定在中國戰場放手一搏。於是由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畑俊六策劃,在1944年4至12月,發起「豫(河南)湘(湖南)桂(廣西)會戰」,日軍稱為「一號作戰」或「大陸打通作戰」。是戰可分為三個階段:

(1)豫中會戰:4月中至6月初,日軍由岡村寧次指揮進攻鄭州、洛陽及平漢鐵路線,國軍由蔣鼎文等主持防禦。

(2)長衡會戰:5月初至8月初,橫山勇等率日軍向長沙、衡陽進發,與薛岳等指揮的國軍對抗。5月27日至6月18日之爭奪長沙又稱為「第四次長沙會戰」。

(3)桂柳會戰:8月初至12月初,日軍由岡村寧次等指揮進攻桂林、柳州等地,國軍則由張發奎、湯恩伯等負責防禦。

日軍在豫湘桂會戰投入了41萬人,死傷約10萬人;國軍有250萬人參戰,死傷約60萬。是役中國喪失了河南、湖南、廣東、廣西、福建等省大部和貴州一部,丟掉了許昌、洛陽、長沙、衡陽、桂林、柳州等一百多座城市以及7個空軍基地、36個飛機場,可謂全面抗戰以來國軍正面戰場的第二次大潰退。日軍此役雖勝,但已成強弩之末。

1944年中,第二次世界大戰已近尾聲,日本為何還要在中國發動大規模戰鬥?

答案見下。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

1944年中,日軍發動「一號作戰」,大舉進攻中國河南、湖南、廣西等地。圖為參與進攻的日軍戰車隊。在豫湘桂會戰中,日軍動用大量裝甲部隊,規模之大,為侵華以來所罕見。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2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2

1944年4月中至6月初的豫中會戰是豫湘桂會戰的首階段。左圖:日軍進攻河南;右圖:日軍裝甲車隊進攻河南重城洛陽。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3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3

國軍在豫中會戰雖奮力抵抗,但仍無力阻擋日軍推進,日軍僅用一個多月即佔領河南。圖左至右:豫中會戰中的中國守軍、在戰鬥中犧牲的呂公良師長和李家鈺總司令。

ebook

1944年 4月30日,日軍進攻許昌,國軍第十五軍新編二十九師師長呂公良率部死守。5月1日許昌失陷,呂公良犧牲,新編二十九師全師殉國。

1944年5月,日軍圍攻洛陽。5月21日,第三十六集團軍總司令李家鈺中將殉國。5月25日,洛陽失守。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4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4

長衡會戰是豫湘桂會戰的第二階段,以湖南的長沙、衡陽為交戰中心。左圖:參與第四次長沙會戰的國軍;右圖:長沙天心閣城樓,第四次長沙會戰期間,日軍曾進攻天心閣一帶。1944年6月18日,日軍攻陷長沙。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5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5

左圖:戰前的衡陽城;右圖:飛虎隊成員在衡陽空軍基地留影。衡陽是當時粵漢、湘桂兩條鐵路的連接點,西南公路網的中心,水路四通八達,工商業發達,為抗戰時期僅次於重慶、昆明的國統區第三大城市,並有空軍基地,遂成日軍必取目標。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1944年6月22日,日軍開始進攻衡陽。在往後一個多月的戰鬥中,日軍多次發射毒氣彈,大量殺傷國軍。然而國軍拼死抵抗,戰鬥非常激烈。圖為國軍在作戰。

ebook

衡陽保衛戰(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是中國抗戰期間罕有地國軍以少敵眾的戰役,也是日本戰史中記載的唯一一次日軍傷亡超過中國軍隊的戰例。在戰鬥中,陷於孤立無援的國軍第十軍,以約1.7萬人的兵力,與11萬日軍相抗,堅守孤城衡陽。在僅2平方公里的戰場上,國軍不斷與來犯的日軍肉搏拼殺。日軍雖最終獲勝,但傷亡極為慘重。中國方面指日軍死傷4.8至6萬人,日本方面則稱日軍傷亡約2萬人,陣亡者包括日軍六十八師團師團長佐久間為人中將、五十七旅團長吉摩源吉少將。國軍第十軍全軍覆沒,犧牲7,000餘人、被俘的9,000餘人當中約8,000人負傷,軍長方先覺亦成為戰俘,後獲救逃脫。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7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7

1944年8月8日,衡陽失陷。左圖:日軍攻入衡陽前,國軍炸毀設施,以免落入敵手;右圖:日軍攻入衡陽城內。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8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8

左圖:衡陽張家山陣地;右圖:張家山的衡陽保衛戰第十軍陣亡將士忠骸。

ebook

張家山是衡陽城西一座60多米高小山,是扼守衡陽的制高點。衡陽保衛戰期間,國軍與日軍在此地反覆爭奪,易手十多次,戰況極為慘烈。張家山之戰是衡陽之戰中死亡最多的戰鬥,雙方共有7,000多士兵在此地陣亡。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9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9

今湖南衡陽建有衡陽抗戰紀念城,紀念衡陽保衛戰。左圖:衡陽抗戰紀念城中的紀念碑;右圖:衡陽抗戰紀念城中的「1944年衡陽抗日保衛戰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第10軍守城將領名錄」石碑,刻有軍長方先覺、參謀長孫鳴玉等人的名字。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0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0

1944年8月初至12月初的桂柳會戰,是豫湘桂會戰的第三階段,廣西的桂林、柳州為交戰中心。左圖:桂柳會戰前,從廣西桂林疏散的中國運輸車隊(攝於1944年6月29日);右圖:廣西柳州難民兒童(攝於1944年11月10日)。11月10日柳州陷落,11月11日桂林陷落。桂柳會戰於12月初結束,整個豫湘桂會戰亦隨之告終。豫湘桂會戰日軍雖勝,但亦力竭,此後未能再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攻勢。

1944年中,第二次世界大戰已近尾聲,日本為何還要在中國發動大規模戰鬥?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尤其是中日戰爭的中期,因佔領中國大部,稱霸世界的野心不覺大增,遂偷襲珍珠港、進攻東南亞。孰料太平洋戰爭爆發,美國與中、英等結盟,在多條戰線發起對日攻勢。中國出兵遠征緬甸,美國空軍則利用中國各地機場轟炸海上日軍及日本本土。海戰方面,日軍自1942年6月中途島戰役起即一路潰敗,1943年4月18日,偷襲珍珠港的主要策劃者、日本聯合艦隊司令長官山本五十六乘坐的軍機遭美軍擊落,山本五十六陣亡,打擊了日本軍民的作戰士氣和信心。日本意識到形勢不利,乃決心鞏固在華陣地,作為支撐國際戰爭的大本營,並藉在華軍事勝利來鼓舞國內和軍中日益低沉的士氣。為此,日軍策劃了侵華戰爭以來最大的兵力調動,展開席捲數省的豫湘桂大會戰。是役目標除徹底征服中國外,主要是打通從東北、華北經由華中直達西南乃至中南半島的道路,切斷中國抗戰的物資補給線,並摧毀美國空軍在華的各地機場,以免其就近起飛轟炸海上日艦和攻擊日本本土。不過,日本雖藉此戰達成部分目的,卻無法摧毀國軍、無力保障大陸交通線暢通、未能阻擋美機空襲日本本土,而且由於兵力分散、戰線過長,成強弩之末。豫湘桂之役後,日軍再也無力向中國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會戰,美軍則日益迫近日本本土,日本戰敗投降只是時間問題。

本專題主要圖片來源:FOTOE、其他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