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太平洋战争爆发以来,日军陷入多线作战的不利局面;1942年中起,与美军的战斗更接连败北。为鼓舞士气、打通由华北直达西南乃至东南亚的道路、摧毁美军在中国的机场,日军遂决定在中国战场放手一搏。于是由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策划,在1944年4至12月,发起“豫(河南)湘(湖南)桂(广西)会战”,日军称为“一号作战”或“大陆打通作战”。是战可分为三个阶段:

(1)豫中会战:4月中至6月初,日军由冈村宁次指挥进攻郑州、洛阳及平汉铁路线,国军由蒋鼎文等主持防御。

(2)长衡会战:5月初至8月初,横山勇等率日军向长沙、衡阳进发,与薛岳等指挥的国军对抗。5月27日至6月18日之争夺长沙又称为“第四次长沙会战”。

(3)桂柳会战:8月初至12月初,日军由冈村宁次等指挥进攻桂林、柳州等地,国军则由张发奎、汤恩伯等负责防御。

日军在豫湘桂会战投入了41万人,死伤约10万人;国军有250万人参战,死伤约60万。是役中国丧失了河南、湖南、广东、广西、福建等省大部和贵州一部,丢掉了许昌、洛阳、长沙、衡阳、桂林、柳州等一百多座城市以及7个空军基地、36个飞机场,可谓全面抗战以来国军正面战场的第二次大溃退。日军此役虽胜,但已成强弩之末。

1944年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已近尾声,日本为何还要在中国发动大规模战斗?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

1944年中,日军发动“一号作战”,大举进攻中国河南、湖南、广西等地。图为参与进攻的日军战车队。在豫湘桂会战中,日军动用大量装甲部队,规模之大,为侵华以来所罕见。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2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2

1944年4月中至6月初的豫中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首阶段。左图:日军进攻河南;右图:日军装甲车队进攻河南重城洛阳。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3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3

国军在豫中会战虽奋力抵抗,但仍无力阻挡日军推进,日军仅用一个多月即占领河南。图左至右:豫中会战中的中国守军、在战斗中牺牲的吕公良师长和李家钰总司令。

ebook

1944年 4月30日,日军进攻许昌,国军第十五军新编二十九师师长吕公良率部死守。5月1日许昌失陷,吕公良牺牲,新编二十九师全师殉国。

1944年5月,日军围攻洛阳。5月21日,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李家钰中将殉国。5月25日,洛阳失守。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4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4

长衡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第二阶段,以湖南的长沙、衡阳为交战中心。左图:参与第四次长沙会战的国军;右图:长沙天心阁城楼,第四次长沙会战期间,日军曾进攻天心阁一带。1944年6月18日,日军攻陷长沙。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5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5

左图:战前的衡阳城;右图:飞虎队成员在衡阳空军基地留影。衡阳是当时粤汉、湘桂两条铁路的连接点,西南公路网的中心,水路四通八达,工商业发达,为抗战时期仅次于重庆、昆明的国统区第三大城市,并有空军基地,遂成日军必取目标。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6

1944年6月22日,日军开始进攻衡阳。在往后一个多月的战斗中,日军多次发射毒气弹,大量杀伤国军。然而国军拼死抵抗,战斗非常激烈。图为国军在作战。

ebook

衡阳保卫战(1944年6月22日至8月8日)是中国抗战期间罕有地国军以少敌众的战役,也是日本战史中记载的唯一一次日军伤亡超过中国军队的战例。在战斗中,陷于孤立无援的国军第十军,以约1.7万人的兵力,与11万日军相抗,坚守孤城衡阳。在仅2平方公里的战场上,国军不断与来犯的日军肉搏拼杀。日军虽最终获胜,但伤亡极为惨重。中国方面指日军死伤4.8至6万人,日本方面则称日军伤亡约2万人,阵亡者包括日军六十八师团师团长佐久间为人中将、五十七旅团长吉摩源吉少将。国军第十军全军覆没,牺牲7,000余人、被俘的9,000余人当中约8,000人负伤,军长方先觉亦成为战俘,后获救逃脱。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7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7

1944年8月8日,衡阳失陷。左图:日军攻入衡阳前,国军炸毁设施,以免落入敌手;右图:日军攻入衡阳城内。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8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8

左图:衡阳张家山阵地;右图:张家山的衡阳保卫战第十军阵亡将士忠骸。

ebook

张家山是衡阳城西一座60多米高小山,是扼守衡阳的制高点。衡阳保卫战期间,国军与日军在此地反复争夺,易手十多次,战况极为惨烈。张家山之战是衡阳之战中死亡最多的战斗,双方共有7,000多士兵在此地阵亡。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9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9

今湖南衡阳建有衡阳抗战纪念城,纪念衡阳保卫战。左图:衡阳抗战纪念城中的纪念碑;右图:衡阳抗战纪念城中的“1944年衡阳抗日保卫战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第10军守城将领名录”石碑,刻有军长方先觉、参谋长孙鸣玉等人的名字。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0
mainsite_psd_kangzhansan05_10

1944年8月初至12月初的桂柳会战,是豫湘桂会战的第三阶段,广西的桂林、柳州为交战中心。左图:桂柳会战前,从广西桂林疏散的中国运输车队(摄于1944年6月29日);右图:广西柳州难民儿童(摄于1944年11月10日)。11月10日柳州陷落,11月11日桂林陷落。桂柳会战于12月初结束,整个豫湘桂会战亦随之告终。豫湘桂会战日军虽胜,但亦力竭,此后未能再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攻势。

1944年中,第二次世界大战已近尾声,日本为何还要在中国发动大规模战斗?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是中日战争的中期,因占领中国大部,称霸世界的野心不觉大增,遂偷袭珍珠港、进攻东南亚。孰料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与中、英等结盟,在多条战线发起对日攻势。中国出兵远征缅甸,美国空军则利用中国各地机场轰炸海上日军及日本本土。海战方面,日军自1942年6月中途岛战役起即一路溃败,1943年4月18日,偷袭珍珠港的主要策划者、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乘坐的军机遭美军击落,山本五十六阵亡,打击了日本军民的作战士气和信心。日本意识到形势不利,乃决心巩固在华阵地,作为支撑国际战争的大本营,并藉在华军事胜利来鼓舞国内和军中日益低沉的士气。为此,日军策划了侵华战争以来最大的兵力调动,展开席卷数省的豫湘桂大会战。是役目标除彻底征服中国外,主要是打通从东北、华北经由华中直达西南乃至中南半岛的道路,切断中国抗战的物资补给线,并摧毁美国空军在华的各地机场,以免其就近起飞轰炸海上日舰和攻击日本本土。不过,日本虽借此战达成部分目的,却无法摧毁国军、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而且由于兵力分散、战线过长,成强弩之末。豫湘桂之役后,日军再也无力向中国发动如此大规模的会战,美军则日益迫近日本本土,日本战败投降只是时间问题。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FOTOE、其他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