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何謂薩滿教?

202111phn005_01
遼寧寬甸縣青山溝鎮內的薩滿祭司表演(圖片提供:陳浩/FOTOE)
202111phn005_01

神秘的薩滿教

一般對宗教的定義是要有哲學思想、理論體系、科儀、崇奉特定對象、教團組織、信眾團體、教規、教會所等。以薩滿教而言,至少缺乏了理論、組織、教規、教會幾項,其他各項又較為粗淺、泛雜,因此若說是種宗教,也只能是原始宗教,或者稱之為薩滿信仰。薩滿教崇奉的是種萬物有靈的信仰,形成具有包容、綜合、廣博的特質,起源於古早人們對大自然、動植物的恐懼和尊敬的心理。在初民的社會幾乎都有這種信仰,可以說是分布於世界各地、各族群之中,也代表了原始文化,而一些天文、曆法、生物、醫藥、地理等知識都在這原始文化中得以顯現。

 

薩滿教在各民族間的情況並不一致,有些族群或地方的社會到若干時間後便逐漸消失,而有些社會卻流傳相當長久,或者殘留部分的信仰,到今天我們仍然可以看到些許蹤影,像扶乩、收驚、祈雨、拜樹神等,還有些其他民間信仰也有類似薩滿信仰的。但我們應該知道薩滿信仰並不能全當作迷信來看待,它有傳承的思想,顯現神跡靈異的專業知識和技術,以及驗證有效的經驗累積,還有口語文學、神話建構、歌舞藝術、戲劇表演的創作,不過表面遮蓋着一層神秘的面紗。

bulb

收驚

收驚又稱為喊驚、收嚇、硩驚等,屬於招魂儀式之一。傳統上認為人若不小心沖犯神煞,會導致心神不寧,故需借助收驚儀式來平定心神。

薩滿教的思想觀念

薩滿教的創世神話基本上是神靈創世並創生萬物,故而萬物都蘊有神靈。蒙古傳說是遠古時天地不分,世界混沌一片,像浮動的雲霧,過了千萬年後,輕清之物上浮為天,重濁之物下凝成地。這種說法似乎非常眼熟,好像許多創世神話都相當近似。又說天有九十九層(神),堅固了大地,撒播草木,創造人類,於是萬物生成;神造萬物也是許多宗教很普遍的說法。其次是靈魂的觀念,包括有和人病傷相關的主魂;可離開身體的遊魂,影響到夢境、精神、意念;還有和壽命、智能有關的真魂。這種人體三魂的思想結合成薩滿的生死觀,而人之外的萬物也有靈魂,和神、魂密切不分的是氣,幾乎是三位一體的。天地萬物都有「氣象」可以觀察,用來避凶趨吉等。天神創世觀、萬物靈魂觀、萬物氣象觀,在各族各地的薩滿信仰中,是大同小異的基本思想。

202111phn006_01
薩滿祭司表演(圖片提供:陳浩/FOTOE)
202111phn006_01

薩滿教崇信的主要對象

由於薩滿教是種泛靈信仰,所以自然萬物都可能是崇信敬奉的對象。蒙古人崇信首要的對象是天(騰格里),最高的天是長生天(蒙克騰格里),相連的次位對象是地(額都干)。看蒙古大汗聖旨詔諭中,開頭就要先說「在天地的氣力裏」、「長生天的氣力裏」,元朝初期蒙古史官編寫的《蒙古秘史》,開頭就說成吉思汗的先世是奉上天之命而生。對天的尊崇在北方和其他民族都是放在首位,對地的敬奉也是一樣,似乎和陰陽、男女、父母的喻意有些相近,但尚不能確認這種說法。天地的日、月、星也是崇拜的主要對象,尤其是東向拜日,這在史書上記載匈奴以來的民族習俗裏常可見到,和天地、山川、水火、祖先等崇敬一樣,都是北族普遍的薩滿信仰,重視以自然為主要崇信對象和血親的祖先,更好地說明草原世界單調的景觀,以及樸素的信仰思想。另外我們在許多岩畫裏,也可以看到一些薩滿信仰的圖像。

 

蒙古各氏族都有自己的守護神,以大纛旗作象徵,全族人都必尊敬崇奉,尤其出兵作戰時成為軍禮儀式的重頭戲,由薩滿主祭。地方上也有保護神,保護、抵禦的神靈,例如當窩闊台汗南下攻金國,得病不癒,薩滿認為是地方神作祟,必須以親人代死(人祭),結果是以弟弟拖雷代死,這裏看來似存在着政治陰謀。

bulb

拖雷代死

拖雷(1192-1232年)是窩闊台的弟弟,成吉思汗的第四子。窩闊台在攻金國時病危,巫師占卜後指只要有親人代死,方可解危,最後拖雷代死。拖雷是自願代死或是被陷害?歷史學家有不同看法,有史學家認為弟願代兄死,在那樣時勢的社會裏是很自然的事,但亦有史學家認為,窩闊台是因顧忌拖雷勢力影響自己,因而毒殺拖雷。

薩滿的傳統職能

簡單地說,只要是泛靈信仰,薩滿都可作法施展他的功能。蒙古語稱為「孛額」(師公),女性稱為「伊都干」,薩滿教也簡稱為「孛」(博)。師公通俗的說法就是巫師,他有專業的傳承和訓練,具備相當博雜的知識及技能;有的師公還兼為氏族長,和女性巫師同稱為「別乞」。拖雷的替死,就是薩滿的作法功能。而早在成吉思汗和札木合分手各自召集人馬時,薩滿豁兒赤就以神示的預兆為成吉思汗作政治宣傳,說他將是國家之主。有的預言要用火燒羊肩骨,由裂紋來解說,還有透過天體、氣象、動植物、地震等徵兆來預測各種情況發生,或者推算氣候變化、神意的訓戒等。這些得具備天文、曆法、生態各方面的知識和經驗傳承才能觀察和解說,而一般人只看到神秘的那面。同樣比較常見的是醫病,薩滿穿法服、持法器,演出跳神。在鈴鼓、吟唱、舞蹈中分別請神、降神、送神,脫魂、附靈的一種昏迷術之外,還要施用藥物及各種不同的療法,水、火、冰、氣、針和按摩之類的各式手法等。若沒有足夠的醫藥知識和技術訓練絕難以擔當,而在跳神時能產生心理場效應和心靈的溝通,表演的音樂唱舞是藝術形式,吟唱的語言是草原文學。這樣大概了解後,對薩滿教以一種北方游牧民族的文化來看待應是合理的,而且後來元朝大汗雖然信奉藏傳佛教,但在禮儀習俗上仍然可以看到些許薩滿信仰的身影。

bulb

豁兒赤

豁兒赤是薩滿(即巫師)。他曾為成吉思汗作政治宣傳而表示:「俺乃聖祖孛瑞察兒擄來之婦所生者,俺與札木合一腹而異胞者也。俺本不離札木合者。然神來告余,使目睹之矣,草黃母牛來,繞札木合而行,觸其房車,觸札木合而折其一角,化為斜角者,向札木合吼之,吼之,將土揚之,揚之,『還我角來』云云。無角黃犍牛,高擎大房下樁,駕之,曳之,自鐵木真後,依大車路吼之,吼之來也。此天地相商,令鐵木真為國王之意,載國而來者也。神使我目睹而告焉。」同時,成吉思汗也意識到要獲得人民的信任,必須取得那些在人民中最有名望、最有威信的薩滿巫師們的支持。因此,他給薩滿們很多經濟及政治上的好處,如後來封豁兒赤為「萬戶之官」。

202111phn007_01
瑞典北極圈地區薩米人薩滿教祭司跳神儀式用的面具、服飾。瑞典斯德哥爾摩人種學博物館展品。(圖片提供:張奮泉/FOTOE) 
202111phn007_01
作者:
上載日期:
2022年01月06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