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何谓萨满教?

202111phn005_01
辽宁宽甸县青山沟镇内的萨满祭司表演(图片提供:陈浩/FOTOE)
202111phn005_01

神秘的萨满教

一般对宗教的定义是要有哲学思想、理论体系、科仪、崇奉特定对象、教团组织、信众团体、教规、教会所等。以萨满教而言,至少缺乏了理论、组织、教规、教会几项,其他各项又较为粗浅、泛杂,因此若说是种宗教,也只能是原始宗教,或者称之为萨满信仰。萨满教崇奉的是种万物有灵的信仰,形成具有包容、综合、广博的特质,起源于古早人们对大自然、动植物的恐惧和尊敬的心理。在初民的社会几乎都有这种信仰,可以说是分布于世界各地、各族群之中,也代表了原始文化,而一些天文、历法、生物、医药、地理等知识都在这原始文化中得以显现。

 

萨满教在各民族间的情况并不一致,有些族群或地方的社会到若干时间后便逐渐消失,而有些社会却流传相当长久,或者残留部分的信仰,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些许踪影,像扶乩、收惊、祈雨、拜树神等,还有些其他民间信仰也有类似萨满信仰的。但我们应该知道萨满信仰并不能全当作迷信来看待,它有传承的思想,显现神迹灵异的专业知识和技术,以及验证有效的经验累积,还有口语文学、神话建构、歌舞艺术、戏剧表演的创作,不过表面遮盖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bulb

收惊

收惊又称为喊惊、收吓、硩惊等,属于招魂仪式之一。传统上认为人若不小心冲犯神煞,会导致心神不宁,故需借助收惊仪式来平定心神。

萨满教的思想观念

萨满教的创世神话基本上是神灵创世并创生万物,故而万物都蕴有神灵。蒙古传说是远古时天地不分,世界混沌一片,像浮动的云雾,过了千万年后,轻清之物上浮为天,重浊之物下凝成地。这种说法似乎非常眼熟,好像许多创世神话都相当近似。又说天有九十九层(神),坚固了大地,撒播草木,创造人类,于是万物生成;神造万物也是许多宗教很普遍的说法。其次是灵魂的观念,包括有和人病伤相关的主魂;可离开身体的游魂,影响到梦境、精神、意念;还有和寿命、智能有关的真魂。这种人体三魂的思想结合成萨满的生死观,而人之外的万物也有灵魂,和神、魂密切不分的是气,几乎是三位一体的。天地万物都有“气象”可以观察,用来避凶趋吉等。天神创世观、万物灵魂观、万物气象观,在各族各地的萨满信仰中,是大同小异的基本思想。

202111phn006_01
萨满祭司表演(图片提供:陈浩/FOTOE)
202111phn006_01

萨满教崇信的主要对象

由于萨满教是种泛灵信仰,所以自然万物都可能是崇信敬奉的对象。蒙古人崇信首要的对象是天(腾格里),最高的天是长生天(蒙克腾格里),相连的次位对象是地(额都干)。看蒙古大汗圣旨诏谕中,开头就要先说“在天地的气力里”、“长生天的气力里”,元朝初期蒙古史官编写的《蒙古秘史》,开头就说成吉思汗的先世是奉上天之命而生。对天的尊崇在北方和其他民族都是放在首位,对地的敬奉也是一样,似乎和阴阳、男女、父母的喻意有些相近,但尚不能确认这种说法。天地的日、月、星也是崇拜的主要对象,尤其是东向拜日,这在史书上记载匈奴以来的民族习俗里常可见到,和天地、山川、水火、祖先等崇敬一样,都是北族普遍的萨满信仰,重视以自然为主要崇信对象和血亲的祖先,更好地说明草原世界单调的景观,以及朴素的信仰思想。另外我们在许多岩画里,也可以看到一些萨满信仰的图像。

 

蒙古各氏族都有自己的守护神,以大纛旗作象征,全族人都必尊敬崇奉,尤其出兵作战时成为军礼仪式的重头戏,由萨满主祭。地方上也有保护神,保护、抵御的神灵,例如当窝阔台汗南下攻金国,得病不愈,萨满认为是地方神作祟,必须以亲人代死(人祭),结果是以弟弟拖雷代死,这里看来似存在着政治阴谋。

bulb

拖雷代死

拖雷(1192-1232年)是窝阔台的弟弟,成吉思汗的第四子。窝阔台在攻金国时病危,巫师占卜后指只要有亲人代死,方可解危,最后拖雷代死。拖雷是自愿代死或是被陷害?历史学家有不同看法,有史学家认为弟愿代兄死,在那样时势的社会里是很自然的事,但亦有史学家认为,窝阔台是因顾忌拖雷势力影响自己,因而毒杀拖雷。

萨满的传统职能

简单地说,只要是泛灵信仰,萨满都可作法施展他的功能。蒙古语称为“孛额”(师公),女性称为“伊都干”,萨满教也简称为“孛”(博)。师公通俗的说法就是巫师,他有专业的传承和训练,具备相当博杂的知识及技能;有的师公还兼为氏族长,和女性巫师同称为“别乞”。拖雷的替死,就是萨满的作法功能。而早在成吉思汗和札木合分手各自召集人马时,萨满豁儿赤就以神示的预兆为成吉思汗作政治宣传,说他将是国家之主。有的预言要用火烧羊肩骨,由裂纹来解说,还有透过天体、气象、动植物、地震等征兆来预测各种情况发生,或者推算气候变化、神意的训戒等。这些得具备天文、历法、生态各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传承才能观察和解说,而一般人只看到神秘的那面。同样比较常见的是医病,萨满穿法服、持法器,演出跳神。在铃鼓、吟唱、舞蹈中分别请神、降神、送神,脱魂、附灵的一种昏迷术之外,还要施用药物及各种不同的疗法,水、火、冰、气、针和按摩之类的各式手法等。若没有足够的医药知识和技术训练绝难以担当,而在跳神时能产生心理场效应和心灵的沟通,表演的音乐唱舞是艺术形式,吟唱的语言是草原文学。这样大概了解后,对萨满教以一种北方游牧民族的文化来看待应是合理的,而且后来元朝大汗虽然信奉藏传佛教,但在礼仪习俗上仍然可以看到些许萨满信仰的身影。

bulb

豁儿赤

豁儿赤是萨满(即巫师)。他曾为成吉思汗作政治宣传而表示:“俺乃圣祖孛瑞察儿掳来之妇所生者,俺与札木合一腹而异胞者也。俺本不离札木合者。然神来告余,使目睹之矣,草黄母牛来,绕札木合而行,触其房车,触札木合而折其一角,化为斜角者,向札木合吼之,吼之,将土扬之,扬之,‘还我角来’云云。无角黄犍牛,高擎大房下桩,驾之,曳之,自铁木真后,依大车路吼之,吼之来也。此天地相商,令铁木真为国王之意,载国而来者也。神使我目睹而告焉。”同时,成吉思汗也意识到要获得人民的信任,必须取得那些在人民中最有名望、最有威信的萨满巫师们的支持。因此,他给萨满们很多经济及政治上的好处,如后来封豁儿赤为“万户之官”。

202111phn007_01
瑞典北极圈地区萨米人萨满教祭司跳神仪式用的面具、服饰。瑞典斯德哥尔摩人种学博物馆展品。(图片提供:张奋泉/FOTOE)
202111phn007_01
作者:
上载日期:
2022年01月06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