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202111phn048_01
元代男立俑,西安博物院藏品。(图片提供:古橙文化/FOTOE)
202111phn048_01

元代是大蒙古帝国统治中国的时代。游牧的蒙古族没有强烈的意识形态,他们具包容的特性,文化发展自由度高。当蒙古不断扩张时,接触并容纳了多民族的各种文化,从而构成了元代色彩缤纷的文化国度。

 

多元的宗教观

元代人民信奉的宗教很多,如萨满教、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道教、景教、摩尼教、伊斯兰教、白莲教等皆是。萨满教是蒙古族信奉的原始宗教,这教义深信万物皆有神灵,因此蒙古各氏族都有自己的守护神,全族人都必尊敬崇奉。随着成吉思汗征西夏,蒙古族人开始接触藏传佛教。到窝阔台汗时,皇子阔端派兵镇服藏地,并奉萨迦派法主为上师,是蒙古权贵第一位信奉藏传佛教的人。在元朝藏传佛教受到的注目要高过于其他宗教。汉传佛教在元代也曾被视为正宗,成吉思汗委以汉传佛教的临济宗海云法师为国师;忽必烈委海云法师的弟子刘秉忠为顾问。道教在元代也颇受推崇,例如长春真人丘处机曾受成吉思汗邀请,到中亚驻地讲道。

202111phn049_01
位于北京卢沟构的元代勋臣刘秉忠墓址碑(图片提供:聂鸣/FOTOE)
202111phn049_01

在元末时有源于佛教净土宗的白莲教徒起兵反元,虽然蒙古宽容各宗教,但反抗政府就称为借宗教作乱的妖贼,于是有平乱禁教的措施,后若经疏通又可开禁,尤其要有权贵的协助始能达成复教。白莲教在元朝曾经历过禁教,但又再度复教,也有限制过佛事的活动。

 

基督教在中国古代称为“景教”,成吉思汗时期已有蒙古人信奉这教,权贵中如拖雷的王妃、蒙哥汗的妻和子女、东北宗王乃颜等也是景教徒。天主教以方济各会为代表,在首都大都(北京)成立东方总主教区及泉州主教区,在元代中期以后传布福音要盛于景教。蒙古征西扩张,带来大量信奉伊斯兰教西域(色目)人,造成伊斯兰教在中国遍布,当时汉语文称由西域来的教徒为“回回”。元朝也设立回回“哈的”(阿拉伯语法官之意)司,主管伊斯兰行政事务。

202111phn050_01
景教瓷墓志,内蒙赤峰松山区出土。(图片提供:聂鸣/FOTOE)
202111phn050_01

摩尼教又称拜火教或明教,在元朝也是合法信仰,较流行于浙、闽地区。其后这教渐渐和佛、道相混,塑像和寺院名称并不能由表面判别,但摩尼教确实是个独立由西方传来有段历史的宗教。

 

百花齐放的南北文学

元朝在文学方面是采取放任的态度。虽然《元史》缺〈艺文志〉,但从清代以后的多位学者补辑所知,元朝统一中国,将源于唐及北宋的金代华北之学,以及南宋的南学混融,加上蒙古、西域人的汉学因素,呈现出文学发展百花齐放的局面。例如,元朝著名文人苏天爵将有关政治、具教化的诗文编成《国朝文朝》一书,全书的作者约有一百三十多人,是了解元代文学的上佳著作。前朝遗民的思念故国情怀之作在元代亦比比皆是,如谢翱哀悼文天祥的《登西台恸哭记》。

 

元代时期,北族人习染不少汉文化,当中可从他们的文学作品里略见一斑,如身为礼部侍郎的蒙古人泰不华,兼长各体诗,有晋唐风度;西夏人余阙有唐诗风;阿拉伯人赡思,通经史、地理、老、庄、法家之学,有著作及文集;女真人孛术鲁翀为博学通儒,诗文质实不浮。

 

经学是儒学主要研习的内容,虽然朱子学说在元代是主流,但经学仍是传统修读的要务。北族中以经学成就称著的也不少,如女真族纥石烈希元、西域人余阙也曾对《易》著说;蒙古人保八有四五种《易》学作品;阿拉伯人赡思,博学通经,对《四书》、《五经》、《老庄》都有论著,而专长于《易》学。

202111phn051_01
元代著名文人郭畀的《客杭日记》残稿,首都博物馆藏品。(图片提供:杨兴斌/FOTOE)
202111phn051_01

璀璨的书画艺术

元文宗是一位喜好汉学,钟情诗书画才艺的君王。他在位期间设立奎章阁,成为宫廷艺文生活的机构,具有宫廷教育,搜集典籍,编纂典章,保管并整理鉴定文物、珍玩、书画等功能,这种艺文机构很具特色。另外,忽必烈的曾孙女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在1323年于京城南方天庆寺举办了全国艺文大会,云集艺文之士,成为当时艺坛一时佳话。文人画在其时亦大行其道,元代著名画家赵孟𫖯屡有佳作,其所画的山水、木石、人马、花鸟都达上品。由黄公望所画的《富春山居图》,更是流传三百多年仍受人追捧。北族画家因受汉文化习染,故在文人画中也占一席位,如西域人高克恭以山水、墨竹称美;伯颜不花擅长于山水、画龙;边鲁工于花鸟。

202111phn052_01
赵孟𫖯所画的鹊华秋色图,现存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图片提供:俄国庆/FOTOE)
202111phn052_01

元代的生活风俗

习俗与节庆都是生活文化的表现,中国传统节日在元时也受到重视。例如,元月初一是春节节庆,蒙、汉两族都会庆祝这节日。蒙古大汗除夕日要迁帐他处作宴会之所,帐前参与宴会者都穿白裘,三日后才回到大牙帐接受庆贺之礼。到大都(北京)后,就用汉式朝廷贺正的礼仪,之后就展开官员私人间的拜年;民间则喜戴花相庆。立春前举行迎春牛活动,显然是汉地习俗的写照。元代人民过端午节,和现今差不多,插艾草、饮蒲酒、挂艾虎、悬朱符、食粽、赛龙舟等,宫廷还赏赐官员扇子、凉糕、彩绳之类的应节礼物;举办击球活动,包括打马球、徒步打球(捶丸),加上射柳比赛等。在南方地区较盛行龙舟竞赛传统活动,热闹瞩目。

作者:
上载日期:
2022年01月06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