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元代的书画艺术有多璀璨?

202111phn034_01
《桃枝松鼠图》,元代钱选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图片提供:FOTOE)
202111phn034_01

奎章阁的宫廷文艺

元文宗(图帖睦尔)在位近五年,设立奎章阁成为艺文盛事。他喜好汉学,有诗、书、画才艺,画作雪景山水(失传),书法涵晋人风度,今仅见“妙品”、“神品上”数字;诗作细致清爽,今可见二首留存。奎章阁创立出于文宗的本意,又有亲近的文学家虞集、艺术家柯九思参预筹划,主要作为宫廷艺文生活的机构,还负有宫廷教育,搜集典籍,编纂典章,保管并整理鉴定文物、珍玩、书画等。在组织上分别设立了相关单位,选任文学艺术之士工作,同时君、臣们共同赏玩谈论。任职者有各级学士的高级官员,和中级官员的鉴书博士等,除去少数大学士多由权贵兼任但不理事外,其他尽是艺文之士,这种人和物高度汇集的艺文机构,很具特色。奎章阁到后来顺帝时改名宣文阁,又改名端本堂,皇帝不再亲临说谈艺文,但宫廷讲学仍持续,又文宗时还在此修《经世大典》,也值得注意。

202111phn035
元文宗(图片提供:文化传播/FOTOE)
202111phn035

全国艺文大会

1323年是元英宗在位最后的一年,忽必烈汗的曾孙女鲁国大长公主祥哥剌吉,在京城南方天庆寺举办了全国艺文大会。一时朝廷艺文之士,冠盖云集,酒不强饮,执礼尽欢,公主将所藏图画展示评赏,文词记事,蔚为盛事,时人诗文集中多有写述流传。许多艺文之士本来和公主就有交往,如筹划奎章阁的虞集、柯九思即是,而公主的姪儿兼女婿元文宗,并未参与这次盛会,他当时在广东,也尚未作公主女婿,此后大约听说过此事,激发他原本的喜好,想着何不把艺文聚会融于日常生活之中,最后设立了奎章阁。

 

文人画

唐代南宗山水的王维,以高雅自然画风成为文人画的开创者,与职业或宫廷画家大相异趣,以表现自我和个人修养而用写意为主的作画。元代赵孟𫖯提倡复古的古意,就是对文人画的追求,又要将写实和写意作成自然的调和,以诗、书、画融合提升美感和意境。赵孟𫖯诗、书、画俱佳,书法擅长各体,主复古文人书法;邓文原、鲜于枢书法与之齐名。孟𫖯山水、木石、人马、花鸟都达于上品;妻子管道升擅长书、画,所作文人画中颇为流行的梅、兰、竹都有口碑。被称为四大家的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也以山水画著名。黄公望著名的《富春山居图》,在距今三百多年前,曾被烧成两截,后来知道一半在大陆,一半藏台北,十年前经两岸共同努力,终促成两截合并共同展出的盛事。

202111phn036_01
元朝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局部),浙江省博物馆藏。(图片提供:刘朔/FOTOE)
202111phn036_01

遗民与方外

宋亡国后士大夫遗民各有出路,再仕新朝者如赵孟𫖯之类,或隐居不仕如郑思肖之类。思肖以画墨兰著名,和他的书法一样单纯朴素,尤其兰花数叶,不着根及所附的土石,似乎涵蕴亡国无根土的意境。隐于绘画终身的钱选,他善画各类题材,虽为生计而成为职业画家,但始终不忘隐逸的理想,山水画中透露出现实中的失落感,以及他无奈的漠落之情。其他如周密,能诗词书画,善于梅竹兰石。龚开书法有汉魏古意,画山水人马,作锺馗怪画自成一家。

 

方外佛道之流多通儒学,也多与文士交往,书画艺术有其可观之处。像黄公望后来入全真教为道士,茅山宗道士张雨诗作和书法都有特色;正一教道士方从义的山水和书法,自然不拘,朴实富有生机;蒙古人太一道士张彦辅,能画马、枯木竹石、山水等,山水木石雅逸淡远。海云法师通三教、善书画,长于墨竹;溥圆法师也善于书画,山水、墨竹俱学黄筌,其他僧人多以墨竹妙笔著名。似乎道士较寄意于山水,和尚则寓思于墨竹,而道士善于画龙者也可见。

 

北族画家

北族作画想像中当以大漠风光和骑射为主题,事实不然。今传名画《元世祖出猎图》却是汉人刘贯道所作,虽然还有些北族人物壁画,但作画者不明。北族画家都受汉文化习染,故而也在文人画风之中。西域人高克恭以山水、墨竹称美,气韵闲逸;伯颜不花善于山水、画龙;边鲁工于花鸟;萨都剌具文学、书画艺术之才,有《严陵钓台》图并题诗;他们的画作都有着素描的写意倾向。女真人赤盏君实,画竹有意趣;契丹人萧鹏搏,诗、书、画皆能,长于山水和梅竹。书法以廉希贡、贯云石、余阙、巎巎、甘立、道童、沙剌班等人为名家。蒙古人除张彦辅善书、画外,有善于画鹿的皇族小薛;作墨竹的镇南王;高级官员如平章童童善作诗、曲,以画梅著称;丞相脱脱善书、画,以墨竹受赞誉。其他有咬咬画山水,人比之于王维;伯亮画龙虎;伯颜守仁写竹石以寄怀等。书法名家二十多人,松壑能书、画,泰不华书法有唐、晋风骨而以篆书为著,其余书家多以大字为雄。

202111phn037_01
《元世祖出猎图》,元朝刘贯道绘,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图片提供:刘贯道/FOTOE)
202111phn037_01

汉藏艺术

敦煌石窟的元代造作甚少,壁画中有蒙古贵族供养人像,男性戴笠帽、穿窄袖“质孙”(一色织锦)袍服,女性头戴“姑姑冠”,这种写实不同于文人画。又有千手千眼观音像,线描纯熟;炽盛光佛布图盛容繁复,都是元代佚名的艺匠所作。又可见萨迦派密教艺术,五方佛、明王、金刚等像,有印度、尼泊尔、西藏苯教各种成分;西藏艺术概括地说就是涵容了印度、尼泊尔的风格。在西藏夏鲁寺大殿回廊壁画的礼佛图,画出穿汉服装饰的人物行列,又是汉地的艺术手法;汉藏艺术在元朝有着相互影响的关系。但宗教建筑和石窟等,其绘画、雕塑往往是不知名艺者的作品,而艺术水平却不下于名家,如山西永济全真教的永乐宫,三清殿壁画,线条流畅,构图精美,又是元代绘画的上品之例。

 

随八思巴入见忽必烈的阿尼哥是建筑、绘画、雕塑的天才艺术家,北京妙应寺白塔融汉藏风格就是他的杰作;他又将西天梵相带入盛况,后来他的儿子阿僧哥、汉人弟子刘元继续传播这种造(绘)像艺术。元末顺帝时造的居庸关过街塔券门,洞壁的浮雕,是现存北京藏传佛教的作品,其中的四大天王组像则有汉传佛教的艺术风格;汉藏艺术的交融正是要提撕人们的心灵交融。另外在杭州飞来峰,是江南地方著名的石刻造像群,藏传和汉式造像各有数十尊,大多是元代作品,很值得注意。

202111phn038_01
西藏夏鲁寺的壁画(图片提供:罗小韵/FOTOE)
202111phn038_01
作者:
上载日期:
2022年01月06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