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南北道教在元代如何兴盛?

202111phn013_01
元代道教神祗壁画:蓝袍太乙及香炉玉女,中国园林博物馆展品。(图片提供:聂鸣/FOTOE)
202111phn013_01

全性命之真的全真教

金代中期,王重阳(喆)创立全真道,领导七位弟子(全真七子)在山东传教,不久这个新兴的道教就传播华北地区,成为金、元时期华北道教的主流教派。几代的掌教都受到金朝帝王礼遇,到金末时由长春真人丘处机掌教,曾受到正在西征的成吉思汗邀请,到中亚驻地讲道。由于大汗敬重这位汉地萨满,给予教门免差役优遇,使全真教奠定了在元朝兴盛的前景。许多道教门派和流离的士人多托依全真,得到庇护,也因为全真主张儒、释、道三教合一论,颇能得到知识分子的青睐,以及社会各阶层的广泛信仰和支持。

 

全真不重服食外丹、肉体成仙说,注重的是要识得本来面目,使复回于真常。修道就是修心,修炼金丹(内丹),又须性、命双修为“真功”,社会伦理实践为“真行”,于是佛、道教的修炼和儒教伦理济世有着密切的结合。

202111phn014_01
湖北省武汉市黄鹄山(蛇山)长春观七真殿内的《王重阳祖师和全真七子图》壁画(图片提供:杨兴斌/FOTOE)
202111phn014_01

时代召唤的新道教

元朝新兴道教除全真外,还有太一、大道二个道派。太一教为萧抱珍创于金代初期,以“至理纯一”义意,传“太一三元”法箓,符箓色彩浓厚,认为太一是宇宙生化的本体,承绪先秦道家思想而来,又具有最高神的位格。太一教主称之为“度师”,教义以笃人伦、扶世教为主,透过符箓法术以救世度厄,具有朴素的自然主义和亲民作风。到元末时太一教已衰竭,没有留下什么著述。

 

太一教创立不久,刘德仁创立了大道教,他们都处于华北社会动乱的背景中,寄望抚慰心灵,恢复伦理秩序的信仰需要之时。大道教对传统道教承绪不多,有三教混杂色彩,注重内心修炼和默祷;自耕而食,以诚敬结合神明;也作治病祈雨等法事。但这教派没有传承多久,也看不到著述留存。

202111phn015_01
泰山岱顶五岳真形图碑的道教符箓,据称为太上道君所传,有免灾致福之效。(图片提供:马立军/FOTOE)
202111phn015_01

龙虎天师和大都玄教

元朝南方道教以江西龙虎山的正一教(天师道)为主,这是由东汉晚年张陵的正一、真道而来,有着长远的历史和传统。元朝大汗们同样对享有盛名的正一掌教加以礼遇,又封掌教天师为真人,管领江南道教事务。正一的天师在元朝除朝廷召请,偶有些治病、作醮祈雨等法事外,多在龙虎山修持。道士们和士大夫交往诗文和其他宗教界相同,是中国社会传统的来往,其他没有什么事迹可见,显得特别谦冲自守,主要原因可能是在首都有代理人之故。

 

忽必烈汗在1276年灭南宋,同年的下半年,召见正一天师张宗演到大都,随行弟子有张留孙。次年,宗演天师回龙虎山,留孙被留在京师,授任为江南诸路道教都提点,建天师正一祠于京城,似乎要他代理正一教原有的地位和权力。后来又授以他担任中央管理全国道教的“集贤院”,他颇得忽必烈汗赏识,曾表现过祈祷停暴风雨、解梦治病的本领。他是蒙古人喜爱的萨满,而且他和大汗对话很得体,于是封号为玄教宗师。他领的“集贤院”不止是总管道教,还包括全国学校事务、征集贤能、祭祀等,有不少汉儒得以引进,参与推动儒学以及道教的发展,后继的三位玄教宗师也依例如此。他们和朝廷、士大夫们互动良好,其中有着相当地位与声望,正一天师衍生出来的玄教宗师,确实是意料之外的发展。

202111phn016_01
江苏徐州市彭祖园内的张陵雕像(图片提供:杨兴斌/FOTOE)
202111phn016_01

忠孝为本的净明道

净明道教又称为忠孝净明道、孝道,自东晋以来渐趋盛行,崇奉孝道明王到灵宝救苦天尊,既依道教灵宝派经典和思路,又奉日、月明王。有学者认为早期是由西域传来的信仰,又融合儒、佛、道教义而生成,具有三教混合的色彩。在道教各派中最提倡儒学的忠孝思想,颇有其特色。净明教高举忠孝立本、忠孝建功,思想上接近宋儒陆九渊的心学要义,主张立仁心根本,正心诚意而真实践履,忠孝是扶植纲常,这是立本;建功是救世、度人的实践,修炼的方法也在于此。伦理道德的立本及社会善行功德的建功,都是属于自力型的宗教。在元代编有《净明忠孝全书》,说明教派在这时已有成熟完备的伦理思想,除去儒家忠孝大义外,又解说大忠是一物不欺,大孝是一体皆爱,修炼还归于本元的大道,就是净明之道。虽然净明仍有符箓、斋醮,但已采取简化、淡化的作法,也有道教的理论和修炼讲究等。若除去这些宗教色彩,其他的教义和传道几乎就是儒教无疑。这突显出净明教可以看作是宋元时代的新兴道教,但在元朝廷并未加以重视。

202111phn017_01
元代道教碑,北京首都博物馆藏品。(图片提供:聂鸣/FOTOE)
202111phn017_01

道佛相争

《老子化胡经》是晋朝人所写的一本书籍,说古代老子到西方教化胡人,化身为佛祖释迦牟尼。这是历来佛教指责道教所创的荒唐谬说,而全真教却在元初时绘图散布于朝廷,引起佛教师父的愤慨。当时又有些依附全真教的不肖徒众仗势欺凌佛教,引至两教多起纠纷。蒙哥汗和忽必烈汗曾分别召集全真和佛教的代表到朝廷论辩,二次辩论会都是全真教以失利收场,于是有将侵夺的寺产还归佛教,还将《老子化胡经》及其他被认为是伪经的四十种版本烧毁。全真教过去全盛的声势遭到打击,这也和蒙古权贵接触藏传佛教,以及开始信仰崇奉有着关系。

作者:
上载日期:
2022年01月06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