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楚庄王如何战胜晋军?

202103phn034_01
楚庄王浮雕。洛阳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图片提供:杨兴斌/FOTOE)
202103phn034_01

楚国一向被中原各诸侯国摒弃在外,认为楚国并不是华夏族人。《左传‧成公四年》载:“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楚虽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因此,楚国亦以南蛮自居。 楚国强盛之后,便希望称霸中原。其时,中原仍以晋国实力最强,自晋文公死后,晋国表面上仍是中原霸主,但实际上与晋文公当年所建立的霸业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当时晋国的国君晋灵公,十分残暴无道,各国诸侯暗地里都不服晋国,而郑国甚至公开背晋与楚结盟。

202103ph004
晋灵公
202103ph004

晋楚邲城大战

陈、郑两国地处楚晋之间,他们都是小国,亦成为楚晋之间的磨心。郑国的土地比陈国大,战略地位重要得多。郑国要周旋楚晋之间,在两强中求存,就必须两面讨好。公元前597年,楚国极为不满郑国讨好晋国,发兵包围郑国国都。楚国军队将郑国围困了三个多月,郑国原先寄望晋国会派兵营救,可惜直到城被攻破,晋国才派荀林父率军前来增援。

202103ph018
陈、郑、楚、晋地形图
202103ph018

楚军入城后,庄王下令不许伤害百姓,不许抢掠财物。此时,郑襄公将自己打扮成罪犯的样子,披着头发,裸着上身,手里还牵着一只羊,这是表示战败,任凭楚国宰割的意思。若此时楚国灭掉郑国,必将遭到郑国人民的激烈反抗,其他各国也会前来援助,这对楚国是很不利的。故此庄王下令后撤三十里,并答应与郑国讲和。庄王此举赢得了郑国人民对他的信任和好感。

 

晋国派来的将领荀林父是一个优柔寡断、缺乏主见的人,而他手下的一些大将又多是晋国的功臣后代,比如中军副将先谷是先轸的儿子,他们倚仗父辈的赫赫功劳,骄横狂妄,自以为是,根本不听命荀林父,这就埋下了晋军后来失败的种子。晋军开到黄河北岸,才知道楚郑已达成和议,楚军并已后撤。荀林父本来就不想作战,得知这一情况便想班师回国。可是部下先谷却不同意,坚持要同楚军决战,而且在未得主帅同意的情况下,径自率兵渡过黄河。荀林父知道后,非但没有处罚先谷,反而也命晋军全部渡河,这样更加助长了先谷的骄横气焰。

202103phn035_01
春秋战车(模型)。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藏品(图片提供:海峰/FOTOE)
202103phn035_01

楚国的军队过去从未到过黄河,今次原本想饮马黄河就回去,听说晋军已渡河,庄王也不想同晋军开战,干脆连饮马黄河的念头都取消了。但是身边一位叫伍参的大臣却向他提出迎战的建议,理由是晋军内部不团结,军令不统一,主帅无威望,同这样的军队作战必胜无疑。庄王听了有些心动,便命令军队驻扎下来,以观局势变化。

 

即使到了这时,庄王还是不想同晋国作战,于是就派使者前去议和。荀林父巴不得如此,连忙答应。可是先谷、赵同等人却从中作梗,不仅羞辱楚国使者,还扬言要与楚军决一胜负。而晋军派去讲和的魏舒不但不提出议和条件,反而向楚军下战书,这一下可把庄王气坏了,立即下令应战。楚国的士兵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一听到庄王下令攻击,个个奋勇争先,双方军队在邲(现今河南省郑州市东)相遇,一场鏖战揭开序幕。

 

晋军方面,荀林父本来就没有作战的准备,一见楚军扑过来,心中十分惊慌,赶紧下令渡河,先过者有赏,此时下达这一命令,无疑是宣布逃跑。晋军士兵争先恐后,登船逃命,乱糟糟的一点纪律也没有。可是船少人多,先上船的士兵为逃命,竟用大刀砍断抓住船舷想爬上船的士兵的手指,一时间鲜血染红了黄河,船舱里砍下的手指多得可以用手捧,晋军溃不成军。通过邲城一役,楚军大获全胜,庄王北进图霸的计划进一步巩固了。

 

灭陈复陈

至于陈国,在楚庄王六年(公元前608年),陈国国君陈共公卒,楚庄王不派人前往吊唁,新君陈灵公一气之下,与晋结盟。楚庄王见时机已到,立即派军攻陈,接着又攻宋。晋国大将赵盾率军会合宋、陈、卫、曹诸国军队于北林(今河南新郑北),攻郑以救陈、宋。楚庄王派军救郑,与晋军遇于北林,晋军败,大夫解扬被俘,晋军只得退回。楚军告捷,第二年又指使郑国攻打宋国。宋国由华元和乐吕率军抵抗,战前华元杀牛宰羊犒赏三军,却不知为何忘记将羊肉分给为他驾车的羊斟。羊斟心怀不满,待两军交战后,羊斟竟驾车直向郑国军队奔去,华元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当了俘虏,副将乐吕也在混战中阵亡。宋军失却主将指挥,士气大挫,结果一败涂地。

 

这一年陈国的国君灵公荒淫无道,为大夫夏征舒所杀。庄王即以此为借口,率军开入陈城,将夏征舒处死,车裂于城门之外。继后,庄王还将陈国变为楚的城邑。其时,大批臣子向庄王道贺,只有大夫申叔时一声不吭。庄王感到奇怪,问他什么道理。申叔时说:“我遇到件案件断不了,正想请教大王。”“什么案子,你讲给我听听。”“有个人牵了头牛,经过人家的稻田时踩坏庄稼。田主发火了,楞把牛抢了去,说什么也不还。您说应该怎么判呢?”庄王马上说:“牛踩了人家庄稼当然不对,但责备几句也就成了,为了这点小事就把牛夺去,大过分了。”申叔时便说:“大王说得很对,可是您对陈国的处理就不妥了。夏征舒犯了杀君之罪,您把他杀了是出师有名,可将陈国给灭了就没有道理。您要想争当霸主,就不能只贪图别国的土地,还应该想到以德服人。”庄王觉得他的意见有道理,便放弃灭陈的念头。经这一事,陈国上下当然对楚国更忠心了。

bulb

车裂

车裂是古代的残酷刑罪,把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车上再套上马匹,然后往五个不同方向拉扯,达到分尸的效果。所以又说是“五马分尸”。

作者:
上载日期:
2021年06月01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