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楚莊王如何戰勝晉軍?

202103phn034_01
楚莊王浮雕。洛陽周王城天子駕六博物館(圖片提供:楊興斌/FOTOE)
202103phn034_01

楚國一向被中原各諸侯國摒棄在外,認為楚國並不是華夏族人。《左傳‧成公四年》載:「史佚之志有之曰,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楚雖大,非吾族也,其肯字我乎?」因此,楚國亦以南蠻自居。 楚國強盛之後,便希望稱霸中原。其時,中原仍以晉國實力最強,自晉文公死後,晉國表面上仍是中原霸主,但實際上與晉文公當年所建立的霸業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語了。當時晉國的國君晉靈公,十分殘暴無道,各國諸侯暗地裏都不服晉國,而鄭國甚至公開背晉與楚結盟。

202103ph004
晉靈公
202103ph004

晉楚邲城大戰

陳、鄭兩國地處楚晉之間,他們都是小國,亦成為楚晉之間的磨心。鄭國的土地比陳國大,戰略地位重要得多。鄭國要周旋楚晉之間,在兩強中求存,就必須兩面討好。公元前597年,楚國極為不滿鄭國討好晉國,發兵包圍鄭國國都。楚國軍隊將鄭國圍困了三個多月,鄭國原先寄望晉國會派兵營救,可惜直到城被攻破,晉國才派荀林父率軍前來增援。

202103ph018
陳、鄭、楚、晉地形圖
202103ph018

楚軍入城後,莊王下令不許傷害百姓,不許搶掠財物。此時,鄭襄公將自己打扮成罪犯的樣子,披着頭髮,裸着上身,手裏還牽着一隻羊,這是表示戰敗,任憑楚國宰割的意思。若此時楚國滅掉鄭國,必將遭到鄭國人民的激烈反抗,其他各國也會前來援助,這對楚國是很不利的。故此莊王下令後撤三十里,並答應與鄭國講和。莊王此舉贏得了鄭國人民對他的信任和好感。

 

晉國派來的將領荀林父是一個優柔寡斷、缺乏主見的人,而他手下的一些大將又多是晉國的功臣後代,比如中軍副將先穀是先軫的兒子,他們倚仗父輩的赫赫功勞,驕橫狂妄,自以為是,根本不聽命荀林父,這就埋下了晉軍後來失敗的種子。晉軍開到黃河北岸,才知道楚鄭已達成和議,楚軍並已後撤。荀林父本來就不想作戰,得知這一情況便想班師回國。可是部下先穀卻不同意,堅持要同楚軍決戰,而且在未得主帥同意的情況下,徑自率兵渡過黃河。荀林父知道後,非但沒有處罰先穀,反而也命晉軍全部渡河,這樣更加助長了先穀的驕橫氣焰。

202103phn035_01
春秋戰車(模型)。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藏品(圖片提供:海峰/FOTOE)
202103phn035_01

楚國的軍隊過去從未到過黃河,今次原本想飲馬黃河就回去,聽說晉軍已渡河,莊王也不想同晉軍開戰,乾脆連飲馬黃河的念頭都取消了。但是身邊一位叫伍參的大臣卻向他提出迎戰的建議,理由是晉軍內部不團結,軍令不統一,主帥無威望,同這樣的軍隊作戰必勝無疑。莊王聽了有些心動,便命令軍隊駐紮下來,以觀局勢變化。

 

即使到了這時,莊王還是不想同晉國作戰,於是就派使者前去議和。荀林父巴不得如此,連忙答應。可是先穀、趙同等人卻從中作梗,不僅羞辱楚國使者,還揚言要與楚軍決一勝負。而晉軍派去講和的魏舒不但不提出議和條件,反而向楚軍下戰書,這一下可把莊王氣壞了,立即下令應戰。楚國的士兵早就憋了一肚子氣,一聽到莊王下令攻擊,個個奮勇爭先,雙方軍隊在邲(現今河南省鄭州市東)相遇,一場鏖戰揭開序幕。

 

晉軍方面,荀林父本來就沒有作戰的準備,一見楚軍撲過來,心中十分驚慌,趕緊下令渡河,先過者有賞,此時下達這一命令,無疑是宣布逃跑。晉軍士兵爭先恐後,登船逃命,亂糟糟的一點紀律也沒有。可是船少人多,先上船的士兵為逃命,竟用大刀砍斷抓住船舷想爬上船的士兵的手指,一時間鮮血染紅了黃河,船艙裏砍下的手指多得可以用手捧,晉軍潰不成軍。通過邲城一役,楚軍大獲全勝,莊王北進圖霸的計劃進一步鞏固了。

 

滅陳復陳

至於陳國,在楚莊王六年(公元前608年),陳國國君陳共公卒,楚莊王不派人前往弔唁,新君陳靈公一氣之下,與晉結盟。楚莊王見時機已到,立即派軍攻陳,接着又攻宋。晉國大將趙盾率軍會合宋、陳、衛、曹諸國軍隊於北林(今河南新鄭北),攻鄭以救陳、宋。楚莊王派軍救鄭,與晉軍遇於北林,晉軍敗,大夫解揚被俘,晉軍只得退回。楚軍告捷,第二年又指使鄭國攻打宋國。宋國由華元和樂呂率軍抵抗,戰前華元殺牛宰羊犒賞三軍,卻不知為何忘記將羊肉分給為他駕車的羊斟。羊斟心懷不滿,待兩軍交戰後,羊斟竟駕車直向鄭國軍隊奔去,華元就這樣莫名其妙地當了俘虜,副將樂呂也在混戰中陣亡。宋軍失卻主將指揮,士氣大挫,結果一敗塗地。

 

這一年陳國的國君靈公荒淫無道,為大夫夏徵舒所殺。莊王即以此為藉口,率軍開入陳城,將夏徵舒處死,車裂於城門之外。繼後,莊王還將陳國變為楚的城邑。其時,大批臣子向莊王道賀,只有大夫申叔時一聲不吭。莊王感到奇怪,問他甚麼道理。申叔時說:「我遇到件案件斷不了,正想請教大王。」「甚麼案子,你講給我聽聽。」「有個人牽了頭牛,經過人家的稻田時踩壞莊稼。田主發火了,楞把牛搶了去,說甚麼也不還。您說應該怎麼判呢?」莊王馬上說:「牛踩了人家莊稼當然不對,但責備幾句也就成了,為了這點小事就把牛奪去,大過分了。」申叔時便說:「大王說得很對,可是您對陳國的處理就不妥了。夏徵舒犯了殺君之罪,您把他殺了是出師有名,可將陳國給滅了就沒有道理。您要想爭當霸主,就不能只貪圖別國的土地,還應該想到以德服人。」莊王覺得他的意見有道理,便放棄滅陳的念頭。經這一事,陳國上下當然對楚國更忠心了。

bulb

車裂

車裂是古代的殘酷刑罪,把人的頭和四肢分別綁在五輛車上再套上馬匹,然後往五個不同方向拉扯,達到分屍的效果。所以又說是「五馬分屍」。

作者:
上載日期:
2021年05月31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