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202123phn015_01
孔孟的賢行事跡是童蒙必讀的內容。圖為南京夫子廟舉行小學生開筆禮。(圖片提供:視覺中國)
202123phn015_01

蒙學課本中,有一類較集中培養學生的品德涵養,例如《名賢集》就是匯編歷代言行修養知識的名著。從內容看來,此書並非出於一人之手,應該是南宋以後的儒家學者所編,可能是多人或幾代人的集體創作,收集了孔子、孟子和歷代名人賢士的嘉言善行,以及民間流傳的格言、警句、諺語等,主要是關於為人處世、待人接物、修德治學等方面,亦包括佛教、道教的因果報應思想。句式對偶整齊,字數則不拘,四言、五言、六言、七言都有,淺白易懂而又便於記誦。

 

《名賢集》 集名人精句

《名賢集》是古時教授兒童道德教育的蒙學名著,當中不乏精警名句,至今仍然普遍被人引用,不過當中也有一些不合時宜的見解,已經不適用於現代社會。《名賢集》因篇幅不大,現時坊間沒有單行本。清代周希陶編《重訂增廣》兼收此書。總的來說,此書在道德修養方面仍有一定的參考價值,相對於深奧難明的先賢經典,不失為了解傳統知識的入門書籍。

 

《名賢集》內很多句子,都可以找到出處。例如「敏而好學,不恥下問」源於《論語》,說的是孔子;「順天者存,逆天者亡」是孟子說的話。有勸人安貧樂道、努力向上的,如「寒門生貴子,白屋出公卿」。除了修身勵志,也有明辨達理的,「長存君子道,須有稱心時」。放寬心胸,以德待人,但也要居安思危,知所警戒,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在交友處世方面,勸人「結有德之鄰,絕無義之友」,強調「良言一句三冬暖」。有德義、說話和氣的人,才是結交的對象。正如孔子所說,「益者三友」,就是友直(正直)、友諒(有信義)、友多聞(識見廣博);「損者三友,就是友便辟(阿諛逢迎)、友善柔(陽奉陰違)、友便侒(花言巧語)。

202123phn016_01
徐悲鴻繪的《孔子講學》圖,北京徐悲鴻紀念館藏。(圖片提供:樊甲山/FOTOE)
202123phn016_01

《增廣昔時賢文》匯集古諺

篇幅較大的啟蒙讀物《增廣昔時賢文》,簡稱《增廣賢文》,是清代學者周希陶於1867據無名氏的《昔時賢文》(又名《今古賢文》)刪補而成,約一萬一千字,有格言、警句或聯語等形式。每兩句為一組,基本對仗,句式長短不一,從三字句到二十多字一句都有,押韻分平、上、去、入四聲編排。

 

《增廣賢文》的內容,有出自經、史、子、集,也有出自古詩文,大部分採自民間諺語和俗語。向有「《賢文》一篇,古諺三千」之譽,對提升個人修養有積極作用。周希陶又據《增廣賢文》重訂,而成《重訂增廣賢文》(簡稱《重訂增廣》),刪節一些有負面意思的句子,增加一些新的內容,又調動語句的排列位置,使內容有一定連貫,且去掉一些蕪雜庸俗的文句,沒有原先的零亂鬆散,而增訂的內容,或較積極可取,或通俗易懂,或與日常生活有關係的經驗之談。總的來說,該書所述拓展了《增廣賢文》的觀念,不僅有儒家情懷、佛家理論、道家思想,還有世俗看法。

 

周希陶是清代同治年間的一位教書先生,深諳平民百姓的心理和想法,他把《增廣賢文》中一些較負面的詞句,如「欺老莫欺少」刪掉。《重訂增廣》中有一些見解,例如說「明知山有虎,莫向虎山行」,原意是勸人不要冒險,但也有人認為是宣揚屈服於困難的懦弱思想,不若說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怎樣說才恰當,要看實際情況而定,孰是孰非,見仁見智。

 

《小兒語》新派童謠

至於明代呂得勝、呂坤父子撰寫的《小兒語》和《續小兒語》,是採用通俗語言寫成的新童謠,前者的內容主要針對兒童在處世、勸善、事理、齊家、修身等方面的一些規範,後者則宣揚做事不要太過中庸之道。呂得勝在〈小兒語序〉中說,他因不滿當時民間流傳的童謠淺薄粗俗,缺乏教益,於是採用民間通俗的語言形式,寫成《小兒語》,藉此達到「歡呼戲笑之間,莫非理義身心之學」的教育目的。相比於其他蒙學著作,《小兒語》和《續小兒語》更為淺顯通俗,採用類似白話的語言,甚至夾雜一些謠諺和方言土語。這些傳統道德觀念,大多依然具有積極的現實意義。

202123ph003_01
《小兒語》序
202123ph003_01

延伸閱讀:

  1. 王照編注《增廣賢文白話詳解》,香港:星輝圖書有限公司,2013年。
  2. 周希陶編《重訂增廣》,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03年。
  3. 吳洋譯注《小兒語‧續小兒語》,北京:中華書局,2014年。
作者:
上載日期:
2022年08月22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