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女俠的崛起

202108phn020_01
木版年畫《三俠女》,河南博物院藏(圖片提供:左冬辰/FOTOE)
202108phn020_01

從載籍上看,在歷史舞台上曾經活躍的俠客,幾乎都以男性為主,這點,我們從二十五史中所記錄的俠客,居然全部都是清一色的男性,便可分明窺出。這固然可能是由於撰寫者本身的男性視角約限了他們視野所致,但更可能是因為俠客本來就是以外在社會為舞台,而古代的女性活動空間被拘限於較狹隘的家庭與家族範圍之內,且其素來所接受的教育,也未能讓她們擁有足夠因應外在複雜社會的知識與能力,這才是最主要。因此,所謂「女俠」或是「俠女」,出現的時間是遠較男俠為晚。

202108phw013
清代任渭長《卅三劍客圖》中所繪的紅線(圖片提供:林保淳)
202108phw013

儘管在唐代以前,也出現過若干被後世視為「女俠」的女性,如為父報仇的龐娥,以及為鄉里除去巨蛇之害的李寄,但是在當時並沒有賦予「俠」的稱號。即使在唐人小說中,已經出現了許多擁有精奇的道術能力,也活躍在社會舞台上的女性,如紅線、聶隱娘之流,還是未被冠以「俠」名。

   

女俠的出現,通常具備兩項必要條件後,才會開始引人矚目,一是活動範圍從家族拓展至外在社會;另一是所擁有的能力,足以因應外在社會的變化。因此,女俠的出現就載籍而言,是從宋代開始,而在明代中葉以後蔚為大觀。

   

明代是中國女性逐漸擺脫以劉向《列女傳》的「道德」為婦女典範,開始着重其社會功能的階段。婦女的活動空間擴大,其所學也漸趨廣闊,女性的能力,尤其是「智能」、「藝能」備受重視。這點,從明代許多有關婦女的傳記和合集中大量出現便可以窺出,其中婦女如何以其智能幫助以男性為主的社會,更是關注的焦點。當時的文人,開始用原本只適用於男性且帶有濃厚陽剛氣味的「俠」字,轉用以形容女性。萬曆年間,徐廣的《二俠傳》首創「女俠」的名目,而與「男俠」並列;鄒之麟的《女俠傳》,更破天荒以「女俠」為書名,可見其受關注的程度。

   

鄒之麟的《女俠傳》,分為「游俠」、「義俠」、「任俠」、「豪俠」、「節俠」、「劍俠」六大類,領銜的字眼都是常用於形容男俠。儘管鄒之麟巧妙地用轉換詞義的方式,重新為這些字眼作定義,也不免包括傳統對婦女「節操」的道德要求,還是未能真正樹立女俠的獨立形象,但這無疑是個重要的里程碑。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俠傳》、《女俠傳》中,都出現了不少「妓女」,這是別具意義的。妓女的身份是相當尷尬,在道德上通常有較大的訾議,但也正因其身份上的便利,使其相較於一般家居婦女有更大的活動空間,尤其是其生張熟魏、送往迎來的生活方式,讓她們能面向更廣大的社會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也易於濡染到原本專屬於男性的俠客風度。所以在載籍中第一個「以女俠自命」的,就是萬曆年間金陵的名妓薛素素。此外,我們從明末馮夢龍的《情史》中,〈情俠〉類人物中也出現不少妓女,而且由妓女出身的柳如是,在她編纂《列朝詩集小傳》裏的女性詩人傳記中,也屢屢強調這些妓女的「俠氣」。在明末、清初的小說中,妓女王翠翹的故事之所以膾炙人口,正可以作為明證。

202108phn021_01
薛素素,名薛五,字潤娘,號雪素,江南名妓。她相貌美麗,有才女之稱。吳友如繪(圖片提供:FOTOE)
202108phn021_01

女俠嶄露頭角,就中國俠客發展歷史的角度來說,具有相當深遠的意義。我們不但可以看到這些女俠如何以其勇氣、智慧、能力,甚至特殊的技能,在向來以男性為主的父權社會中,打開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展現出各具特色的風采。同時,這些女俠更以其素所優長於男性的細膩和深長的情感,為陽剛味過於強烈的俠客世界,注入了相諧相助的陰柔色彩。陰陽協調,不但讓俠客的江湖世界顯得更為多姿多采,也促成了整個江湖世界體質的改變。

 

俠客世界,向來是以朋友為性命,朋友之間講信講義,不談感情,而女俠一旦出現,在俠客的生命中,就增多了感情的層面,讓俠客反轉於內心作觀省。原有的類如《水滸傳》中不近女色的英雄,必須開始以較柔婉溫文的態度,迎接女性俠客的蒞臨,這就完全改變了有關俠客形象的塑造,粗魯豪邁,以六塊腹肌取勝的男俠,必得改形換貌,以瀟灑俊美、斯文有禮,而又文兼武備的形象現身,這為未來的武俠小說的「俠骨柔情」奠定了深厚基礎。

 

不過,從明代到清代的女俠塑造歷程來說,我們仍然能觀察到男性觀點的深厚影響力,尤其是鄒之麟凸顯出的「節俠」,特別強調女性的「貞節」。其後,明末《綠窗女史》的「節俠」,更推波助瀾,一些為夫守節、殉節的女子,被大量冠以「俠女」之名,這點,甚至到了武俠小說的時代,還是很少有人敢於突破。

202108phw014
《綠窗女史》版畫,明崇禎心遠堂藏刊本(圖片提供:林保淳)
202108phw014
作者:
上載日期:
2021年12月01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