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王安石詩中的萬物情懷

202103phw022_01
王安石逝世前一年的手跡(圖片提供:鄒自振)
202103phw022_01

王安石不僅喜歡描寫田園山水風光,而且喜歡歌詠不怕霜欺雪壓的寒梅、出淤泥而不染的秋荷、挺直磊落的蒼松、堂堂直節的勁竹……但他不是為歌詠而歌詠,而是藉此寄託自己的胸襟抱負,抒寫自己倔強的性格和高尚的情操。

 

王安石寫過《孤桐》,頌孤桐凌霄而不屈;寫過《古松》,讚古松高入青冥不附林。這些託物寄興之作的名句甚多,如《孤桐》中讚梧桐:「天質自森森,孤高幾百尋。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虛心」;《古松》中讚松:「豈因糞壤栽培力,自得乾坤造化心」;又有《華藏院此君亭》詠竹:「人憐直節生來瘦,自許高材更老剛」;《獨山梅花》詠梅:「亭亭孤豔帶寒日,漠漠遠香隨野風」。無疑,梧桐、松、竹、梅,都是詩人性格光明磊落、勇敢頑強的象徵。

 

在絕句中,詩人寫得最多的是潔白芳香的梅花。他晚年常到江寧城郊的齊安寺賞梅,遂有《題齊安壁》:

日淨山如染,風暄草欲薰。

梅殘數點雪,麥漲一川雲。

 

歷來為世人稱頌的是詩人嘔心瀝血,將自己的全部情感融入詩句的佳作《梅花》: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

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

202103phn025_01
盛開的梅花(圖片提供:杜雪瓊/FOTOE)
202103phn025_01

梅是耐寒的植物,嚴寒的冬天,百花謝了,它卻能傲霜鬥雪,迎風怒放。這首五絕不僅讚譽梅花在風雪之中傲然挺立的外貌,而且還歌頌了梅花馨香四溢的精神和那種純潔高尚的品格,這不正是詩人自身的寫照嗎?短短四句二十字,情真意深,感人肺腑。詩人運用比興手法,借頌梅花,暗喻自己不畏強暴的不懈鬥志。詩人也極喜松和柳,如《勘會賀蘭溪主》:

賀蘭溪上幾株松,南北東西有幾峰。

買得住來今幾日,尋常誰與坐從容。

 

《雪乾》:

雪乾雲淨見遙岑,南陌芳菲復可尋。

換得千顰為一笑,春風吹柳萬黃金。

 

他詠柳也忘不了梅花,如《金陵即事》(三首之一):

水際柴門一半開,小橋分路入蒼苔。

揹人照影無窮柳,隔屋吹香並是梅。

 

詩人喜愛春天,當然免不了要詠桃李,如《金陵即事》(三首之二):

結綺臨春歌舞地,荒蹊狹巷兩三家。

東風漫漫吹桃李,非復當時仗外花。

 

正如詩人不喜歡瑟縮在寒風裏的秋瓜一樣,於初春景物中,詩人稱頌的並不是經不起風雨的桃李,而是高讚那動人、不同凡俗的臨水杏花。《北陂杏花》是詩人晚年的作品,直到這時,他也沒有改變自己倔強的性格,仍表現了不改初衷的精神面貌:

一陂春水繞花身,花影妖嬈各佔春。

縱被春風吹作雪,絕勝南陌碾成塵。

 

陂地上的杏花面臨一清溪,開得嬌豔多姿,自由自在;岸上的花樹與水中的花影,互相爭着領略大好春光,各呈風姿美態。詩人詠花寄志,託物抒懷,借用杏花來比喻自己的剛強性格,表現了不隨時俗的堅貞精神:「縱被東風吹作雪,絕勝南陌碾成塵」,由於臨水,即使花瓣飄落,也在水中;勝似栽在路旁,花瓣就落在路上,人踏馬踐,化為塵土——這就是臨水杏花的特徵。這裏很容易使人聯想到南宋陸游「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的詞句,陸游可謂是王安石的知音了。

202103phn026_01
杏花(圖片提供:張婕/FOTOE)
202103phn026_01

王安石是一個有抱負、有見解、有才能、有學問,又有着自己堅定意志和倔強性格的政治家,這就決定了他把詩歌創作與政治活動密切聯繫起來。他退居金陵以前的詩作大都具有濃郁的政治色彩。而在他晚年寫景抒情、詠物寄志的詩作中,仍然不能忘懷於自己的政治抱負。他一直想參與變法而不得,被迫嘯傲山林;他無法積極進取,只有在閒淡的情調中寄寓自己深沉的悲憤。 

作者:
上載日期:
2021年06月29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