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

王安石诗中的万物情怀

202103phw022_01
王安石逝世前一年的手迹(图片提供:邹自振)
202103phw022_01

王安石不仅喜欢描写田园山水风光,而且喜欢歌咏不怕霜欺雪压的寒梅、出淤泥而不染的秋荷、挺直磊落的苍松、堂堂直节的劲竹……但他不是为歌咏而歌咏,而是借此寄托自己的胸襟抱负,抒写自己倔强的性格和高尚的情操。

 

王安石写过《孤桐》,颂孤桐凌霄而不屈;写过《古松》,赞古松高入青冥不附林。这些托物寄兴之作的名句甚多,如《孤桐》中赞梧桐:“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凌霄不屈己,得地本虚心”;《古松》中赞松:“岂因粪壤栽培力,自得乾坤造化心”;又有《华藏院此君亭》咏竹:“人怜直节生来瘦,自许高材更老刚”;《独山梅花》咏梅:“亭亭孤艳带寒日,漠漠远香随野风”。无疑,梧桐、松、竹、梅,都是诗人性格光明磊落、勇敢顽强的象征。

 

在绝句中,诗人写得最多的是洁白芳香的梅花。他晚年常到江宁城郊的齐安寺赏梅,遂有《题齐安壁》:

日净山如染,风暄草欲薰。

梅残数点雪,麦涨一川云。

 

历来为世人称颂的是诗人呕心沥血,将自己的全部情感融入诗句的佳作《梅花》: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202103phn025_01
盛开的梅花(图片提供:杜雪琼/FOTOE)
202103phn025_01

梅是耐寒的植物,严寒的冬天,百花谢了,它却能傲霜斗雪,迎风怒放。这首五绝不仅赞誉梅花在风雪之中傲然挺立的外貌,而且还歌颂了梅花馨香四溢的精神和那种纯洁高尚的品格,这不正是诗人自身的写照吗?短短四句二十字,情真意深,感人肺腑。诗人运用比兴手法,借颂梅花,暗喻自己不畏强暴的不懈斗志。诗人也极喜松和柳,如《勘会贺兰溪主》:

贺兰溪上几株松,南北东西有几峰。

买得住来今几日,寻常谁与坐从容。

 

《雪干》:

雪干云净见遥岑,南陌芳菲复可寻。

换得千颦为一笑,春风吹柳万黄金。

 

他咏柳也忘不了梅花,如《金陵即事》(三首之一):

水际柴门一半开,小桥分路入苍苔。

揹人照影无穷柳,隔屋吹香并是梅。

 

诗人喜爱春天,当然免不了要咏桃李,如《金陵即事》(三首之二):

结绮临春歌舞地,荒蹊狭巷两三家。

东风漫漫吹桃李,非复当时仗外花。

 

正如诗人不喜欢瑟缩在寒风里的秋瓜一样,于初春景物中,诗人称颂的并不是经不起风雨的桃李,而是高赞那动人、不同凡俗的临水杏花。《北陂杏花》是诗人晚年的作品,直到这时,他也没有改变自己倔强的性格,仍表现了不改初衷的精神面貌:

一陂春水绕花身,花影妖娆各占春。

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陂地上的杏花面临一清溪,开得娇艳多姿,自由自在;岸上的花树与水中的花影,互相争着领略大好春光,各呈风姿美态。诗人咏花寄志,托物抒怀,借用杏花来比喻自己的刚强性格,表现了不随时俗的坚贞精神:“纵被东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由于临水,即使花瓣飘落,也在水中;胜似栽在路旁,花瓣就落在路上,人踏马践,化为尘土——这就是临水杏花的特征。这里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南宋陆游“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词句,陆游可谓是王安石的知音了。

202103phn026_01
杏花(图片提供:张婕/FOTOE)
202103phn026_01

王安石是一个有抱负、有见解、有才能、有学问,又有着自己坚定意志和倔强性格的政治家,这就决定了他把诗歌创作与政治活动密切联系起来。他退居金陵以前的诗作大都具有浓郁的政治色彩。而在他晚年写景抒情、咏物寄志的诗作中,仍然不能忘怀于自己的政治抱负。他一直想参与变法而不得,被迫啸傲山林;他无法积极进取,只有在闲淡的情调中寄寓自己深沉的悲愤。 

作者:
上载日期:
2021年06月29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