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王安石的寫景詩因何深受讚賞?

202103phn024_01
江蘇南京鐘山是王安石晚年歸隱之地(圖片提供:常鳴/FOTOE)
202103phn024_01

王安石單純地描景抒情的作品,雖然在他整個作品中所佔的比例不大,但在絕句中卻居多數。尤其是在熙寧十年(1077年),他罷相後退隱江寧鐘山時所作的大量寫景詩,儘管「脱離政治」,似乎趨於閒散,但摹山繪水,雅麗精緻,精妙絕倫,九百年來一直深得人們喜愛。

 

王安石晚年由於生活和心情的變化,也引起詩風的變化,由寫政治轉而寫自然,寫景詩和詠物詩替代了政治詩和詠史詩,詩風也趨向深婉,更多注意對詩歌藝術的錘鍊。宋人葉夢得《石林詩話》卷上云:「荊公晚年,詩律尤精嚴,造語用字,間不容髮。然意與言會,渾然天成,殆不見有牽率排比處。」許多學者和批評家都認為王安石晚年的絕句小詩藝術上造詣最高,而思想內容卻不及前期深廣。不過,這也不是絕對的。事實上,即使罷相六年,詩人仍念念不忘國事,如《六年》:

六年湖海老侵尋,千里歸來一寸心。

西望國門搔短髮,九天宮闕五雲深。

 

詩人歸隱林泉十年,並沒有忘記政治,也沒有忘記變法的爭議。他雖然無法再實行報國宏願,但又不甘心埋沒。他有一首《秣陵道中口占》:

經世才難就,田園路欲迷。

殷勤將白髮,下馬照青溪。

 

以小詩表現了內心深刻的矛盾。「白髮照青溪,秋思千萬丈」,寄託了深沉的感慨,與晚唐李商隱的《登樂遊原》:「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可謂同調。但與李詩相比,王詩更遒勁,筆力滲透紙背,撼人心弦。

 

王安石晚年描寫湖光山色的小詩,一般都風格清新,詞句工麗,造意精巧,是他詩歌藝術達到高峰的表現。五絕的如《山中》:

隨月出山去,尋雲相伴歸。

春晨花上露,芳氣着人衣。

 

又如《題舫子》:

愛此江邊好,留連至日斜。

眠分黃犢草,坐佔日鷗沙。

 

這首題在舫子上的小詩,生動地展現了詩人退歸後的生活情形,刻畫出一種物我兩忘的意境。末兩句筆力高妙,「分」、「佔」二字寫得大為精彩傳神,胡元任《苕溪漁隱叢話》對此甚為欣賞。又如《南浦》:

南浦隨花去,回舟路已迷。

暗香無覓處,日落畫橋西。

 

可謂空靈明淨。詩中描寫了河上日落花香的一幅畫面,被認為是詩人晚年豔麗精緻的代表作。七絕的如《鐘山晚步》:

小雨輕風落楝花,細紅如雪點平沙。

槿籬竹屋江村落,時見宜城賣酒家。

 

又如《晚樓閒坐》:

西顧山光接水光,憑欄十里芰荷香。

清風明月無人管,並作南來一味涼。

 

這類作品,確能反映王安石詩作的另一種風格,這是同他晚年退隱生活中的閒情逸趣分不開的。其中最妙的是《江上》:

江上秋陰一半開,晚雲含雨卻低徊。

青山繚繞疑無路,忽見千帆隱映來。

 

無疑是一幅色彩鮮明、視野遼闊、景象萬千的江上秋景圖。讀到這裏,不禁使人想到南宋陸游的名句:「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陸游後於王安石百年,不會不受到王詩的啟迪吧?從這些精工巧麗的詩句中,能看出詩人觀察的細緻和捕捉形象的高超本領。他捕捉景物獨有的特點,憑藉對自然景物的觀察和感受,加以構思煉句,巧妙修辭。所以,儘管是寫同一景物,王安石的詩總是具有意境清新的特色,如五絕《江上》:

江上漾西風,江花脫晚紅。

離情被橫笛,吹過亂山東。

 

歷來為人稱頌的是詩人注意修辭煉字的名篇《泊船瓜洲》:

京口瓜洲一水間,鐘山只隔數重山。

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202103phw020_01
《泊船瓜洲》彩畫(圖片提供:鄒自振)
202103phw020_01

其中第三句原先是「春風又到江南岸」,後來他將「到」字改成「過」、「入」、「滿」等字,改了十多次,最後才定為「綠」字(見洪邁《容齋續筆》)。這個「綠」字,一直為後代詩人所讚賞。清人王士禎《戲仿元遺山論詩絕句》云:「詩人一字苦冥搜,論古應從象罔求。不是臨川王介甫,誰知瞑色赴高樓。」這個「綠」字,妙就妙在富於形象化和聯想感。唐王維《送別》詩云:「春草年年綠,王孫歸不歸?」讀到「春風又綠江南岸」,會很自然想到王維的詩,想到春草綠時容易引起思歸的念頭。「記得綠羅裙,處處憐芳草」,或許詩人和鐘山的綠秀有着不解之緣,更促使他歸心似箭吧!看來王安石是深得唐人閫奧的。無怪乎對王安石絕句愛好到入迷程度的楊萬里,在《誠齋詩話》讚道:「五、七字絕句,最少而難工,雖作者亦難得四句全好者,惟唐人與介甫最工於此。」

 

王安石似乎很喜歡這個「綠」字,在他的絕句裏是處處可見的,如《初夏即事》:

石梁茅屋有彎碕,流水濺濺度兩陂。

晴日暖風生麥氣,綠陰幽草勝花時。

 

《書湖陰先生壁二首》(選一):

茅檐長掃靜無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護田將綠繞,兩山排闥送青來。

 

在詩人筆下,綠水知道「護田」,青山曉得「排闥」,詩人把靜止的綠水青山人格化,而且又用了對偶句式賦之以鮮明的顏色,造成突出的形象,使各自在句中發揮更大的藝術效果。詩人把功夫用在煉字造意上,着力寫出這樣富有感情、富有風韻的自然美景,湖陰先生楊德逢的樂趣、人品,也就自可領略了。

詩人還有一首《送和甫至龍安微雨因寄吳氏女子》:

荒煙涼雨助人悲,淚染衣巾不自知。

除卻春風沙際綠,一如看汝過江時。

bulb

「排闥」

闥指宮中小門。「排闥」則指推開門。如《史記‧卷九五‧樊酈滕灌列傳‧樊噲》:「高祖嘗病甚,惡見人,臥禁中,詔戶者無得入群臣。群臣絳、灌等莫敢入。十餘日,噲乃排闥直入,大臣隨之。」

在《泊船瓜洲》中,詩人寫由於春風,江南岸變綠了,似乎和唐人賀知章《詠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用意略同。而「除卻春風沙際綠」一句,詩人則以為並非春風能使草木呈現綠色,而是春風本身就是綠的,因而吹到之處,水邊沙際,就無往而非一片綠色(參見程千帆、沈祖棻《古詩今選》)。吳氏女子是嫁給吳家(吳安持)的安石之長女。一個「綠」字,使全詩感情上的分量佔有支配性地位,詩人除了「春風沙際綠」這一點不同外,心情上的感傷全然和送女兒過江時的一樣,而這種感情,也只有用在骨肉分別時才貼切。錢鍾書在評價王安石詩中屢用「綠」字時說:「也許是詩人把得意話再說一遍。」(《宋詩選注》)這可能是創作心理上的一個有趣的探索。

202103phn032_01
西津古渡就是昔日王安石寫下《泊船瓜洲》一詩的地方(圖片提供:盛國平/FOTOE)
202103phn032_01

詩人晚年移寓秦淮時還有一首描寫春暮景色的《蕭然》詩:

蕭蕭三月閉柴荊,綠葉陰陰忽滿城。

自是老來遊興少,春風何處不堪行。

 

「何處不堪行」,正是因為「俱不得行」的緣故。詩人此時心情自然是很寂寞的了,但並非頹唐。詩人是喜歡春天的,他詩歌中動人的篇章也往往是描寫春天景色的小詩,無論是江寧的「悟真院」,還是金溪外婆家的「烏塘」, 如《悟真院》:

野水縱橫漱屋除,午窗殘夢鳥相呼。

春風日日吹香草,山北山南路欲無。

202103phw021_01
金溪柘岡、烏塘是王安石外婆家舊址。王安石的少年在這裏度過一段難忘的時光(圖片提供:鄒自振)
202103phw021_01

《烏塘》:

烏塘渺渺綠平堤,堤上行人各有攜。

試問春風何處好?辛夷如雪柘岡西。

 

寫得清新而剛健,這些春景小詩中自然也少不了一個「綠」字。確實,綠是詩的符號。沒有綠,也就沒有群山萬壑,沒有蒼松翠柏,因而也就沒有了詩。如《北山》:

北山輸綠漲橫陂,直塹回塘灩灩時。

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

 

暮春初夏,詩人仍在半山園裏陶醉於美麗的景色。詩人的精神境界是高昂的,即使在退隱的日子,過着閒居的生活,他仍然眷戀「大好春光」,保持着可貴的生機。 

作者:
上載日期:
2021年06月29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