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

蒙古興起與元朝的建立

202105phn001_01
內蒙古鄂爾多斯成吉思汗陵的鐵木真雕塑(圖片提供:謝甲午/FOTOE)
202105phn001_01

成吉思汗的創業開基

約在十二世紀中期蒙古族逐漸興起,乞顏部的孛兒只斤‧鐵木真有着突出的發展,於1189年被蒙古本部推為部族聯盟的可汗,着手組成初步的汗廷。在他卓越的領導下,繼續征服蒙古草原的各部族,又於1206年受推為成吉思汗,建立了大蒙古國。當時的國家是草原傳統的游牧帝國型態,類似古早的匈奴帝國一般。他一則健全汗廷的組織、軍政制度、文字法令等,一則仍未停止繼續擴張。往東方取得金朝東北地方,南方則出兵攻入長城,佔領金朝首都中都(北京),迫使金朝遷都於黃河之南的汴京(開封)。西南方數度攻擊西夏而滅亡其國。西方臣服畏兀兒等新疆地方,進而攻滅原為契丹人所建的西遼國;又發動著名的第一次大西征,滅花剌子模國,兵鋒橫掃中亞、俄羅斯等地。

202105phn002_01
成吉思汗登基大典蠟像,內蒙古博物館藏品(圖片提供:劉朔/FOTOE)
202105phn002_01

大蒙古國的形成

蒙古國由成吉思汗創業開基,疆域隨着勢力擴張而逐漸形成。除蒙古大草原故地依習俗封給幼子拖雷外,其他三子,朮赤、窩闊台、察合台,都有西方新征服地域的封地,加上後來拖雷之子旭烈兀西征,受封的領地(伊利汗國),合稱為四大汗國。《元史》的記載是以成吉思汗為元代的第一位帝王(太祖),若由他算起,到元順帝放棄大都(北京)北走草原止,共計162年(1206-1368年),若由忽必烈(世祖)以「大元」為國號計起,則有98年(1271-1368年)。成吉思汗時代已造就了跨歐亞的大帝國,西方各汗國雖然也是大蒙古國共同組成的部分,但與中國本土的關係愈來愈淺,儼然成為獨立的各國。它們名義上仍以中國的皇帝為大蒙古國的大汗,實質上已無多少和中國的關係,如同中國之外的藩國了。元朝的皇帝看來是具有雙重的身份,一是大蒙古國的大汗,一是「大元」汗國的大汗(即元朝皇帝)。

202105phn003_01
內蒙古呼倫貝爾城市浮雕牆的《成吉思汗在呼倫貝爾征戰》(圖片提供:劉朔/FOTOE)
202105phn003_01

成吉思汗的繼承者

繼成吉思汗之後的蒙古大汗是窩闊台汗(元太宗),他也繼續了成吉思汗的征服與擴張,進一步鞏固新佔領的疆土。往西方發動第二次大西征,中、西亞地方,俄羅斯及中歐多為之臣服,朮赤長子拔都統帥的這次西征,造就了領域廣闊的欽察汗國。窩闊台在草原掘井便於墾荒、放牧,設驛站,通達汗國來往,以及建首都於和林(蒙古國額爾德尼召),這些是受到重視的建設。對於南方的擴張,是接續對金國的攻擊,以及平服東北的叛變。金國在成吉思汗時期已遭受蒙古大軍多年的戰火,華北殘破不堪,終於在1234年為蒙古與宋的聯軍所滅。蒙古接收了全部金國的土地及人民,而和南宋成南北對峙的新局面。在華北地方窩闊台汗開始選用了一些中國式治理方式,也就是當時所說的「漢法」,包括中央朝廷的制度,徵賦課稅、清查戶口、發行貨幣、維護文教等等,這些是專門為治理華北漢地而用的制度,並不是通行到全部大蒙古國的方法。草原地區仍用北方民族傳統的那些方法,而軍國大政也仍是蒙古式的制度。至少兩元兩制的政策已然出現於當時,這同時是後來整個元代的基本方向。然而我們也須注意在漢法裏並未忽略文教方面的措施,而不僅止於政治層面。

202105phn004_01
元太宗窩闊台像(圖片提供:俄國慶/FOTOE)
202105phn004_01

蒙古第三位大汗是貴由汗(元定宗),他在位僅三年。接着是蒙哥汗(元憲宗)繼位。當窩闊台汗和貴由汗過世時,為等大汗選立,曾分別由他們的皇后暫時攝政,其間有着不同勢力的磨擦及角逐。蒙哥汗時期整頓綱紀,主要是禁止宗王、貴族濫權,在北京、新疆、中亞三大區設立以財賦為主的行尚書省。東方征討高麗以立威。西方發動第三次大西征,由皇弟旭烈兀統帥,促成伊利汗國的建立。南方則發動攻宋。原來在窩闊台汗時,蒙宋是聯盟國,當金國滅後,宋人想乘空出兵收復三京(開封、洛陽、歸德),遭到蒙古擊退,於是引起連續幾年的戰事。蒙哥汗大舉攻宋,似乎想一舉滅亡南宋,但他親征攻四川,病死於軍中。

 

忽必烈汗建立元朝

蒙哥死後,兩個弟弟忽必烈與阿里不哥爭奪汗位,忽必烈取得勝利成為蒙古國的第五位大汗。他繼續對宋的征戰,滅南宋而完成中國的統一。他將首都南遷到華北中原之地的大都(北京),又建立中國的國號「大元」。對國家的治理,基本上仍是概括為二元性質,北方性的包括蒙古、西域法,南方性的包括金、宋漢法。他在過去各朝的歷史經驗中取法,加上新的識見,在各方面都有進一步的建樹,尤其相當大規模地採借漢法,維護漢文化的發展。這突顯出他以漢地為中心的大蒙古國,已然擺脫了早期蒙古大汗將漢地看作類似殖民地的統治態度。忽必烈將祖宗之地的蒙古草原劃成為行省嶺北)的大行政區,中原漢地劃成中央中書省直轄的「腹裏」,其他地方劃成多個行省,這也是一個可作觀察的指標。

 

從成吉思汗開始,蒙古的征服與擴張,隨着接觸到不同的地方及民族,他們部分人士就有機會加入帝國之中,擔任文、武各種官吏,參與不等的執事和治理。同時他們都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在思想觀念上,以及行事風格、方法上也將有所不同。帝國初建時,由於擴張的關係,就已可看出元代將會是具有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時代,彼此間恐怕也不免有些磨擦或融合的情況。

202105phn005_01
元世祖忽必烈像,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藏品(圖片提供:海峰/FOTOE)
202105phn005_01
作者:
上載日期:
2021年09月08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