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的经济民生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7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7

虽然澳门在抗战期间没有陷入战火之中,但澳葡政府为了救济大批难民,花费大量资金购买粮食,也出售不少物资以换取食物。战后,澳门无力发展新填海的土地,经济处于萧条。1947年,澳葡政府实施“繁荣澳门计划”,批出经费发展澳门交通、基建和改善城市环境。尽管当局推出一系列改善工程,但黑沙环、新口岸等大片新填海土地仍未能发展,1980年代前更一度作为木屋区、菜园区。另一方面,澳门在战后一度成为黄金贸易的港口,是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

澳门为何成为战后的黄金贸易港口?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1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1

     柯维纳(Albano Rodrigues de Oliveira),1947至1951年间出任澳门总督,任内推行“繁荣澳门计划”,加快多项基建,改善交通和城市环境。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2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2

                                        1948年,澳门本岛俯瞰。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3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3

1950年开幕的营地街市大楼,为当时澳门规模最大、最先进的市场,由柯维纳总督主持开幕。图为营地街市大楼外观及大楼内的摊档。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4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4

内港在1948年兴建了一些新码头,包括用混凝土兴建的大丰仓、广兴泰码头和十六号码头。(李玉田先生摄,澳门摄影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5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5

1960年代的内港仍然是澳门最重要港口,除了往来外地的客轮和货轮,也有不少渔船停泊。(李玉田先生摄,澳门摄影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6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6

由于战后澳葡政府无力发展新填海区,大片土地变成木屋区及菜园。(李公剑先生摄,澳门摄影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7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7

战后黑沙环、新口岸等大片新填海土地未能发展,1980年代前更成为木屋区、菜园区。木屋区生活环境恶劣,不但缺乏供水和供电等设施,更经常面对台风等天灾。图为1970年代一次台风后受水淹的新口岸木屋区,居民在风灾后修补木屋。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8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8

战后澳门,供水是长期存在的民生问题。图为1970年代澳门居民在运水、挑水。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9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9

战后澳门一度是黄金贸易的港口,当时澳门铸造的金条,大量出口到中国内地、香港和东南亚。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10
mainsite_psd_aomenliu02_10

正在指挥乐队的罗保(Pedro José Lobo),曾担任澳门经济局局长近20年,对澳门战时和战后的经济发展有重要贡献。他也是战后澳门黄金贸易的主要操盘人。1956年,澳门设立以其命名的“罗保博士街”。他的儿子罗保爵士(Sir  Rogerio Hyndman Lobo),曾任香港市政局、行政局、立法局议员。(澳门镜湖医院慈善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澳门为何成为战后的黄金贸易港口?

二战后期,以美国为首的盟国开始计划重整战后世界经济。1944年,由美国牵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成立,包括英国在内的多数资本主义国家参与。该体系以美元与黄金挂勾,令黄金的使用和贸易大受限制。战后,银本位制度在中国和香港瓦解。随着国共内战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的黄金贸易走向停顿,香港亦跟从英国,纳入布雷顿森林体系,禁止黄金贸易。相反,葡萄牙没有参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因此没有禁止私人使用黄金及黄金贸易,这便造就了澳门黄金贸易蓬勃。澳门的专营公司从欧洲入口黄金,再铸造成金条出口到中国内地、香港和东南亚,成为战后澳门的一大财源。当时澳门的黄金贸易既有合法,也有非法走私。直到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结束,香港的黄金贸易走向自由化,澳门的黄金贸易才逐渐式微。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澳门遗产学会副理事长劳加裕先生(图1)、FOTOE(图2)、澳门基金会(图4-6、10)、其他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