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从“塘沽停战协定”到“何梅协定”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2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2

长城抗战令中日两国军队在长城沿线相持:日军虽越过长城,但未能长驱直入;国民政府在南方剿共,也急于在华北妥协。因此,中日双方在1933年5月31日签订了《塘沽停战协定》,规定中国军队撤退至华北长城线以西以南之地区,日军不再超越该线追击并自动归还于长城线。这等于在长城以南设100公里的“非武装地带”,治安由中国警员维持。该协定实际上承认长城是中国与伪满洲国的“国界”,绥东、察北和冀东为日军自由行动区,为其日后进军华北提供了方便。

及至1935年5至7月,日本又以河北的反日行动,向中国提出一系列无理要求,包括:(1)罢免日本指定的中国军政人员;(2)取消或解散日本指定的国民党政府党政机构;(3)撤退驻河北的国民党中央军和东北军;(4)禁止一切抗日活动等。此事由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向中国华北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反复交涉,通过备忘录和覆函秘密谈判,故被称为“何梅协定”。何应钦虽未书面签署协议,但口头及回信接受了日方要求,大大削弱中国在河北的党政军势力及其他抗日力量,使日本在华北的势力得到极大加强。

或谓中国并未在“何梅协定”签字,故应否定此事,此论确否?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1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1

1933年3月在长城罗文峪布防的中国军队。是年3至5月,中日军队在长城激战。日军占上风但未能长驱直入,国民政府则欲专注于剿共,双方皆有意停战。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2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2

塘沽谈判现场。1933年5月31日,《塘沽停战协定》签定。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3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3

                                       《塘沽停战协定》日文文本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4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4

                                                           1933年6月3日,日本《每日新闻》号外报道《塘沽停战协定》。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5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5

1933年12月,日军在占领的山海关长城上高唱日本国歌。《塘沽停战协定》规定中国军队撤退至华北长城线以西以南地区,日军则仍占有山海关等战略重地,又能在华北广大地区自由行动,令华北进一步曝露于日军威胁之下。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6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6

        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1935年5至7月,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向中国华北军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提出多项抑制反日活动的要求。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7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7

            1935年,主政山西的阎锡山(左)与何应钦(右)合摄。是年何应钦与梅津美治郎就日本所提要求,以备忘录和覆函秘密地反复交涉。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8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8

                                                        国军第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日本所提要求中,包括将于学忠及第五十一军他调。

ebook

1933年2月,第五十一军成立,于学忠为首任军长,参加过长城抗战,长城抗战后驻河北。该军及于学忠一直坚决抗日。“何梅协定”达成后,于学忠及第五十一军被调到西北参与剿共。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9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9

               1935年,日本关东军庆祝何、梅达成协定。“何梅协定”没有正式外交签署确认,但中国在实际行动上满足了日本的要求。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10
mainsite_psd_kangzhan05_10

                                                                    1935年12月19日,陕西西安《解放日报》刊登“何梅协定”全文。

或谓中国并未在“何梅协定”签字,故应否定此事,此论确否?

“何梅协定”虽非由中日签署的正式书面协议,但双方在反复交涉中,中方代表在口头、信函乃至实际行动上,均对日方要求予以承诺,对自身造成很大伤害。如1935年6月9日,日方代表送来《梅津致何应钦备忘录》,要求罢免河北省主席于学忠等,撤去宪兵第三团,解散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政治训练处及北平军事杂志社,取缔蓝衣社、复兴社,撤废河北省内一切党部及励志社北平支部,把第五十一军等撤退至河北省外。

何应钦对日方代表称:“日方所希望之点,截止昨日为止,已经完全办到:①于学忠、张廷锷已他调;②军分会政训处已结束,宪兵第三团已他调;③河北省党部已移保定,天津市党部已停止工作;④日方认为有碍两国国交之团体(如励志社、军事杂志社)已结束;⑤第五十一军已决定他调。”他还在7月6日发出《何应钦覆函》:“敬启者,6月9日酒井参谋长所提各事项均承诺之。并自主的期其遂行,特此通知。此致梅津司令官阁下   何应钦  中华民国二十四年七月六日”可见何应钦已用书信表示接受所谓协定内容,并按所谓协定执行了相关条款。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FOTOE、其他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