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site_psd_kangzhan04_3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3

伪满洲国成立后,日本急欲进入华北平原,决定先占领东北与华北之间的前沿阵地热河。为此,1933年1月初,日军先攻取山海关,然后兵分三路直扑热河。日军快速推进,不到两个月,热河全省沦陷,直抵长城。华北军民奋起抵抗,打响了长城抗战。

长城抗战是1933年3至5月中国军民在长城沿线抗击日军的战争。当时山海关虽失,但长城其他关口仍在中国军队手中。长城抗战首先在冷口打响。3月4日,日军占领冷口,附近的国军立即反击并予以收复,此后两军在冷口多次交手、互有胜负,相持月余。同时长城多处也爆发恶战。在喜峰口,国军的一次夜袭,就砍死砍伤日军1,000 多人,摧毁多个炮兵阵地。中日两军也在古北口、南天门一带,展开连天血战。国军多次与日军短兵相接,把日军死死挡在长城外。后来日军虽然攻占了古北口,但也伤亡2,000余人。由于长城沿线国军奋勇抵抗,日军虽然取得一些战果,但一时也难以大举推进,国民政府又忙于南方剿共,因此中日双方在塘沽暂时签订了停战协议。

长城抗战和往后华北抗日中涌现了哪些对付侵略者的官兵?其中许多人长期参与剿共,应如何评价?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1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1

          1933年1月山海关长城上的日军。1931年,日军藉“九‧一八事变”占领东北三省后继续进军,1933年1月攻取山海关。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2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2

1933年3月,日军攻入热河首府承德。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3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3

开赴长城南口的中国军队。1933年初,日军加紧侵略华北,中国军队纷纷赴援华北长城的重要关口。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4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4

            在长城严阵以待的中国军队。1933年3月4日,日军攻冷口,长城抗战正式爆发。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5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5

驻守长城喜峰口附近的中国军队。1933年3月9日,日军抢攻喜峰口,喜峰口之战爆发。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6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6

在喜峰口血战中,大刀队予日军沉重打击。左图:长城上的国军第二十九军大刀队;右图:率领大刀队夜袭日军取得大捷的赵登禹。

ebook

3月9日,日军攻夺喜峰口,国军第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命旅长赵登禹驰援。3月10日,赵登禹在喜峰口与日军激战,并挑选500名士兵组成大刀队,由他亲自领军,只带大刀和手榴弹,于3月11日深夜分两路突袭日军骑兵与炮兵部队。大刀队乘日军不备,向日军军营扔手榴弹,再以大刀劈杀日军。此次夜袭共砍死砍伤日军逾千人,缴获坦克11辆、装甲车6辆、大炮18门、机枪36挺、飞机1架,而500名大刀队员亦仅23人生还。日军骑兵与炮兵部队一夜之间被全歼。国军重夺喜峰口。事后日本《朝日新闻》称:“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日军于3月17日再占喜峰口,但又于3月24日撤出。喜峰口成为长城抗战期间中日两军反复争夺的战场。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7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7

             3月9日,古北口之战爆发。图为古北口之役日军出动坦克及装甲车。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8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8

左图:日本《每日新闻》关于古北口战役的报道;右图:南天门中国军队的炮兵阵地。古北口和南天门都是长城抗战的重要战场,日本出动战机配合地面部队猛攻。国军奋勇抵抗,但最终被迫撤退。5月,中日双方协议停战。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9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9

长城抗战,国军将士英勇守土。左图:参与1933年长城抗战的国军第十七军部分将领在1942年冬的重庆补拍合影,前排左起黄杰、徐庭瑶、杜聿明,后排左起刘嘉树、郑洞国、邱清泉;右图:左二为王润波,长城抗战时任国军第二十五师一四九团团长,1933年3月9日在古北口之战中牺牲。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10
mainsite_psd_kangzhan04_10

     长城抗战期间,妇女团体赶制绷带支持前线国军,尽显军民同心抗敌。

长城抗战和往后华北抗日中涌现了哪些对付侵略者的官兵?其中许多人长期参与剿共,应如何评价?

在长城抗战及日后的华北战场,国共两党的军队在对付侵略者均有不俗表现,涌现一些英勇的官兵,例如:1933年1月守卫山海关的何柱国、石世安、安德馨等,长城抗战的赵登禹、王长海、董升堂、宋哲元、徐庭瑶、冯治安、张自忠、刘汝明、关麟征、黄杰、刘戡、王润波、聂新、吴超征、杜聿明、郑洞国、方先觉、刘嘉树、邱清泉等,以及吉鸿昌、冯玉祥、方振武、佟麟阁、李文田、高志航、傅作义、董其昌、卫立煌,乃至狼牙山五壮士,不能尽述。尽管其中一些人在国共十年武装对抗及后来全面内战中,参与攻击中共军队,但评价历史人物切忌片面,也不能凭一时一事就全盘否定,对于他们在抗战中的贡献当予肯定。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FOT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