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巫女、神女是甚麼女?

202118phn024_01
東晉陶女俑(圖片提供:尤亞輝/FOTOE)
202118phn024_01

中國古代民間一直有將「神降臨」說成「神臨幸了民間女子」的傳統。吳望子遇到蘇侯神的故事,就保留了東晉南朝人對巫女通靈的想像,被神臨幸而獲通靈之術,因而受民眾膜拜。

 

《搜神後記》載,會稽郡鄮縣有個叫吳望子的姑娘,年方十六歲,長得亭亭玉立。一天,她應邀參加鄉里巫師的舞鼓解事,路上遇見一個相貌英俊的富家公子。當時,這位公子正坐在一艘大船上,光是划槳的僕人就有十幾個。公子見到吳望子,就讓船停在岸邊,向吳望子搭訕,又說自己也準備去蘇侯廟,願載她一程。吳望子不敢上船,推辭了。公子也不勉強,連人帶船一起消失了。吳望子到了蘇侯廟,發現蘇侯的神像和之前遇到的公子一模一樣。蘇侯像對吳望子說:「你走路太慢了,這麼晚才到。」之後,蘇侯多次顯形與吳望子相會,二人感情日漸深厚,吳望子從此總能心想事成。她能通神的名聲也傳開,向她請求辦事的人,也往往能得償所願。於是,全縣的人都把她當作神女供奉。

202118phn025_01
神女,明萬曆元年(1573年)《新刻出像增補搜神記》,明金陵唐氏富春堂刊本。(圖片提供:緣紫舞/FOTOE)
202118phn025_01

故事中的蘇侯神指的是蘇峻,原是流民統帥,東晉朝廷利用他平了王敦之亂,後來蘇峻又反晉,攻入建康。蘇峻之亂是東晉較大的一次兵亂,影響波及很廣。蘇峻兵敗後被斬首焚屍,大約在晉末宋初民間出現蘇侯神信仰。六朝時敗軍亂將死後常常被民間供奉為神,有一種解釋說,古人認為他們享受祭祀,就不會變成厲鬼,危害民間。

 

以蘇峻變為神和《搜神後記》編撰時間看,吳望子事神故事大約傳播於晉末宋初,陶潛說不定親眼見到蘇侯神的崇拜,親耳聽到吳望子的傳說。故事裏吳望子應邀給鄉人做「鼓舞解事」,那麼巫女「鼓舞解事」是怎麼一回事呢?

 

《晉書‧夏統傳》記載,西晉時期,會稽人夏統的從父祭祀先人,請了兩名巫女章丹與陳珠,「並有國色,莊服甚麗,善歌舞,又能隱形匿影。甲夜之初,撞鐘擊鼓,間以絲竹,丹珠乃拔門破舌,舌刀吐火,雲霧杳冥,流光電發。……(統)入門,忽見丹、珠在中庭,輕步佪舞,靈談鬼笑,飛觸挑柈,酬酢翩翻。」大意是指兩名巫女均是身穿華服的美女,能歌善舞,又能施展隱身之術。初更時分,敲鐘打鼓,再配合音樂,兩女巫吞刀吐火,煙霧瀰漫,光影閃耀。夏統看見兩巫女好似鬼魅一樣地笑着跳舞。在他眼中,女巫的出場是「夜與遊戲,放傲逸之情,縱奢淫之行,亂男女之禮,破貞高之節」。夏統其人潔身自好,見到巫女如此表演,驚愕到不能好好走出門,而是直接「破藩直出」。反應如此強烈,可見西晉時會稽民間女巫的樂舞表演有較為露骨的色情成分。

bulb

從父

父親的兄弟,即伯父或叔父。

六朝巫女事神表演,與先秦鬼神觀是否有某種相似淵源呢?王符在《潛夫論‧浮侈篇》寫道:「婦人不修中饋,休其蠶織,而起學巫祝,鼓舞事神,以欺誣細民,熒惑百姓妻女。」這一指責反證了巫是古代民間女性重要的職業選擇。古代社會人們認為巫者所能影響的禍福之事包括疾病、水旱、戰爭、生育和喪葬等。會稽屬吳地,多淫祀,巫俗盛行。南朝巫女在政治方面的影響,甚至見載史書。著名女巫嚴道育,就參與了劉宋皇室父子相殘的巫蠱之事。

 

志怪小說對女性為巫的這套敍述,與夏統、王符等知識分子的看法大相徑庭。六朝巫女的神性,都是在民間生活經驗上想像出來的,如《搜神記》載:樹神黃祖降於寡婦李憲家,幫助降雨、躲避袁術劉表相攻的兵亂。李憲能得樹神青睞,傳說是「以汝性潔」,可見與其寡婦身份相關。又載:有一姓戴的女子生病已久,在尋找草藥時,看見一塊人形的石頭,她心裏禱求:「若能治好我的病,我就奉你為神。」自始她的病漸癒,因而在山下建立一祠供奉該石頭,名為「石侯」。戴氏女亦成為女巫。

 

這些故事裏,巫女絕不是淫邪破貞之徒,反倒是一群品德高尚、境遇特殊的女子,每個成巫的故事幾乎都在暗示:「巫」的能力是上天給予久病、守寡、孝順、貞潔等境遇的回報。顯然,這些故事的始作俑者,就是巫女本身。

 

事神是巫女職事,女性情慾想像可以得到盡情表露,更描述成一場與神的美好戀愛,故事分明鐫刻着年輕女子的幻想:家門外的生活,美好的邂逅,情人的禮物,一個有能力有地位滿足自己的成熟男子,一次無比美妙的宴飲。

 

在巫俗盛行的東晉南朝社會,人鬼(神)關係是老百姓最關心的事,在巫女通神故事裏,神明被馴化得易於控制、大獻殷勤,人神之間親密無間,平等共處,人得到神的寵溺,願望均被滿足,這也是當時人普遍嚮往的白日夢。

202118phn026_01
巫醫治病圖,圖中男巫與女巫雙手合十在作咒,莫高窟壁畫。(圖片提供:文化傳播/FOTOE)
202118phn026_01
Author:
Last updated:
2022-0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