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site_psd_aomenqi01_2
mainsite_psd_aomenqi01_2

鸦片战争后,香港正式开埠,澳门失去原来的国际海上贸易优势,澳葡政府的财政收入大为减少。为了扩大财收,澳葡政府推行专营承充制,拍卖某些货品、服务、行业的经营权,竞得者可获专营权,在政府法律保护下,实行垄断性经营,并按合同规定向澳葡政府缴交承充金。一些行业,包括赌业、鸦片业和娼妓业也得以合法经营,纳入专营承充的项目,甚至成为澳葡政府的经济支柱。除了黄赌毒等扭曲的行业外,澳门在十九世纪中叶也成为恶名昭彰的苦力贸易港口,设有多家俗称“猪仔馆”的招工馆,把华人契约工运送到海外。尽管鸦片、娼妓和苦力贸易为澳门带来庞大收入,但也使澳葡政府受到国际社会批评和指责,最终澳门禁止这些扭曲的行业。唯有赌业,可以持续存在和发展。

赌业在十九世纪的澳葡政府财政中占比如何?为何澳门赌业能一枝独秀?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aomenqi01_1
mainsite_psd_aomenqi01_1

                       十九世纪末澳门的茶楼、客栈和赌馆。(利冠棉先生收藏,澳门历史教育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ebook

澳葡政府把赌博纳入征税范围可追溯至1848年,当时澳门总督亚马喇(João Maria Ferreira do Amaral)禁止在赌馆或旅馆外赌博,合法的赌博则加以征税。1850年代起,澳葡政府逐渐把各种赌博项目纳入专营承充之中,包括番摊、闱姓、彩票、白鸽票等,让商人出资竞投各个项目。直到1931年,政府才把所有赌博项目合并为俗称“赌牌”的博彩专营合约。

mainsite_psd_aomenqi01_2
mainsite_psd_aomenqi01_2

十九世纪末澳门的华人赌馆,图中各人正在赌番摊。(利冠棉先生收藏,澳门历史教育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qi01_3
mainsite_psd_aomenqi01_3

位于黑沙环的澳门万国赛马会,由卢廉若等商人建设,于1927年开幕,1941年后停办,而马场的土地则荒废作木屋区和菜地。(利冠棉先生收藏,澳门历史教育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qi01_4
mainsite_psd_aomenqi01_4

                     新中央酒店原名“总统酒店”,在1931及1937年先后由源源公司及泰兴公司于酒店内开设赌场,曾经是澳门最豪华的酒店。

mainsite_psd_aomenqi01_5
mainsite_psd_aomenqi01_5

             葡京酒店在1970年落成,曾经是澳门最大规模的赌场,也是澳门赌业的标志。

ebook

澳门历史上曾经出现几位垄断赌业的人物,一般媒体称这些在博彩业独占鳌头的人为“赌王”。十九世纪末,卢华绍(卢九)先后投得番摊、闱姓、仁慈堂彩票等项目,并且长期垄断这些项目的专营权。虽然卢华绍其后因经营广东闱姓失败而自杀,但其长子卢廉若仍然保持家族对澳门赌业的垄断地位。

1931年,澳葡政府推出首个博彩专营合约,结果以范洁朋为首的源源公司投得,但当时广州和深圳正开放赌业,使源源公司生意惨淡,经营三年便结束。1937年,原在深圳开赌的傅德荫(傅老榕)与澳门商人高可宁合作,以泰兴公司投得澳葡政府的博彩专营权,开始长达二十多年的赌业经营,直到1962年才转手,改由以何鸿燊、霍英东、叶汉、叶德利等为首的澳门旅游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经营博彩业。

mainsite_psd_aomenqi01_6
mainsite_psd_aomenqi01_6

建于1972年的回力娱乐场,原本设有回力球场,停办后改为赌场和戏院。(利冠棉先生收藏,澳门历史教育学会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qi01_7
mainsite_psd_aomenqi01_7

逸园赛狗场的跑狗在比赛。逸园赛狗场在1931年启用,5年后停办,1963年恢复营办,为亚洲最后一个赛狗场,2018年停业。

mainsite_psd_aomenqi01_8
mainsite_psd_aomenqi01_8

    福隆新街的歌姬。澳门的福隆新街、福荣里、清平正街一度妓馆云集。

ebook

澳葡政府在1851年起颁布娼妓业的章程,标志着娼妓业合法化。按照章程,政府要求所有妓馆必须登记,并要求妓女们每年需在医院作体检。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妓馆主要集中在内港一带,其中以福隆新街、福荣里和清平正街最著名,合称为“花国三街”。当时的妓女还包括歌女、舞女等卖艺者,为客人作歌舞表演。澳门娼妓业一直运作至抗战结束后,1948年才被澳葡政府取缔,并于1954年遭全面禁止。

mainsite_psd_aomenqi01_9
mainsite_psd_aomenqi01_9

司打口(柯邦迪前地)在十九世纪曾是澳葡政府的海关和泊口,而前地旁边的黄色小屋因曾用作储放鸦片,被称为“鸦片屋”。鸦片业曾是澳门的重要行业。(陈显耀先生摄影及提供,引自澳门基金会“澳门记忆”文史网)

mainsite_psd_aomenqi01_10
mainsite_psd_aomenqi01_10

     大批中国苦力乘船出国打工。十九世纪后半期,澳门是苦力贸易的重要港口。

ebook

虽然葡萄牙在1836年已禁止奴隶贸易,但澳门在1850年代起渐渐成为苦力贸易港口。与奴隶不同,这些苦力是华人契约工,理应是他们“自愿”与资方签订工作契约,但实际上这些工人很多都是遭绑架、欠下巨债、遭受欺骗等,被迫出洋从事苛刻的工作。当时,由澳门出发的苦力主要前往古巴或南美洲其他地方,取代黑奴在种植园工作,际遇更惨的人更会被派到海岛上收集鸟粪(鸟粪属高价肥料,在采集的地方,工作环境恶劣、地形崎岖陡峭,危险非常),而他们几乎是日以继夜地工作,不少人因过劳、染病、工伤而客死异乡,也有人因忍受不了而自杀。由于澳门的苦力贸易恶名昭彰,澳葡政府在1874年下令禁止苦力贸易,但这种肮脏贸易仍继续暗中活动了一段时间。

赌业在十九世纪的澳葡政府财政中占比如何?为何澳门赌业能一枝独秀?

自1850年代起,澳葡政府透过赌业中的番摊、闱姓、白鸽票等专营承充取得巨额收入,占政府收入比例达百分之五十,而在1882至1910年间更接近百分之六十。澳门赌业繁盛,不但是由于广东的好赌之风,也是受广东和香港的禁赌政策所影响,使澳门赌业能一枝独秀,直到今天仍然是澳门最重要的经济支柱。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澳门遗产学会副理事长劳加裕先生(图4、5)、澳门基金会(图1-3、6、9)、FOTOE(图7、8、1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