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超级通胀与经济崩溃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5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5

国军在前线一败再败,国民党统治区(简称“国统区”)的经济民生也一塌糊涂。原来抗战时期,通货膨胀已一路大升,战后国民政府接收大员的“劫收”、内战爆发等,使物资更缺、通胀加速。由于内战令军费开支只升不降,为解决入不敷出,国民政府于1948年发行金圆券,强迫民间以黄金、外币兑换,进一步造成货币疯狂贬值、通胀完全失控。原定金圆券于1948年发行20亿元,至1949年6月发行额已达130.3万亿元,贬值以万倍计,经济民生乃全面崩溃。国民政府库存之金银及外币,在1945年底为9亿美元,1948年4月降至1.1亿美元。不少贪官和奸商又乘乱发财,无异火上浇油。蒋介石之子蒋经国曾亲自坐镇上海,督导控制物价、打击奸商,但奈何不了有政权撑腰的官僚资本,最后只好黯然离开。

由于经济日糟、民不聊生,国民政府成为众矢之的。1947年5月4日,上海学生示威游行,提出“要饭吃,要和平,要自由;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南京、北平(今北京)、天津、武汉、杭州、南昌等地学生和民众纷纷响应。另加特务横行、迫害异己,如民主人士李公朴、闻一多于1946年在昆明遭杀害,也引起公愤。这些学生运动和民众抗争,在1940年代后半期持续不断,被中共视为解放军作战之外的第二条战线。

中国国民党领导全面抗战取胜,战后军事实力也颇占优势,为何内战才打了两三年,国军即一败涂地?

答案见下。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1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1

中国在1940年代后半期的超级通胀,为世界金融史所罕见。抗战时期,因物资短缺、滥发货币等问题,通胀已日见严重,后来随着国共内战的战局发展,更是急速恶化,通胀情况在上海等大城市尤其厉害。左图:1945年10月,陪都重庆的市民将一大袋钞票装上黄包车,当时国民政府仍未还都南京;右图:奥地利画家希夫(Friedrich Schiff,1929至1947年间旅居上海,以漫画反映上海社会百态)所绘的漫画,反映战后上海市民争相兑换美元。全面内战期间,因货币狂贬,国民政府统治地区的民众不断抢兑美元和抢购黄金。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2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2

上海民众追悼李公朴、闻一多。1946年7月,国民党特务在云南昆明暗杀了富有声望的学者李公朴、闻一多,事件令国民政府在学界大失人心。战后,国民政府多有迫害异见者,令针对政府的群众运动一浪接一浪。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3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3

早在1948年金圆劵发行前,中国民众已深受内战、货币贬值、粮食短缺之苦。图为1947年5月蔓延全国多个大城市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学生运动,广受民众支持。战后持续不断的学运和社会抗争,成为内战中的另一条战线,打击了国民政府的统治。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4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4

1947年,民众游行,反对奸商。战后通胀飙升,经济民生急遽恶化,奸商乘机倒卖、囤积重要商品,令问题雪上加霜,民怨越来越大。孔祥熙、宋霭龄的儿子孔令侃,自1946年起在上海经营扬子公司,利用显赫背景,在战后经济混乱中获利甚丰,被视为官僚资本的典型。

ebook

民国时期声名显赫的宋氏三姊妹,按长幼序,为孔祥熙夫人宋霭龄、孙中山夫人宋庆龄、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孔祥熙是民国政经界巨头,曾任国民政府中央银行总裁、财政部长、行政院长等要职,1944至1948年间为中国银行董事长。孔祥熙、宋霭龄的儿子孔令侃贪财好利、生活奢靡,却得宋美龄疼爱。1946年1月,扬子建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扬子公司”)成立,由年仅30岁的孔令侃经营。该公司通过其特殊政治背景获取进口配额,垄断汽车、电器、药物、奢侈品等重要商品的进口,又违法囤积货物、偷逃税款,从中谋取暴利。扬子公司这类具有官僚权贵背景的企业,被称为“官僚资本”,在当时中国政商界形成一个食利集团。官僚资本扰乱正常市场运作、打击一般民营企业、严重破坏国家经济和民生,引起极大民愤。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5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5

1948年8月,国民政府下令实行币制改革,以金圆券取代法币,强制将黄金、白银和外币兑换为金圆券。措施甫推出,货币贬值、通货膨胀随即攀上新高峰。左图:1948年金圆券贬值期间,上海市民抢购黄金;右图:1949年6月发行的一千万元面额金圆劵。

ebook

1949年4月,在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美元对金圆券的比值为1:95,000,000,官方汇率为400万金圆券对一块银元,实际市场汇率则是900万金圆券对一块银元,而金圆券贬值的速度还在不断加快,形同完全没有购买力的废纸。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6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6

超级通胀期间两幅民生照片,左图:经济客饭也要一千元;右图:民众在街上争捡地上的米粒。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7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7

超级通胀期间两幅上海照片,可见市民抢购粮食(左)及抗议粮价飞胀、食品短缺(右)。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8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8

1948年8至11月间,蒋介石派儿子蒋经国到上海整顿经济。蒋经国抵沪后,以铁腕手段,实施物价管制等多项措施,并严惩不法奸商,时人称为“上海打虎”。然而对于官僚资本,蒋经国却是束手无策。左图:在上海期间,蒋经国举起拳头,宣示“打虎”决心;右图:“上海打虎”期间,一些奸商遭枪毙。

ebook

蒋经国知道以孔令侃扬子公司为标志的官僚资本集团所引起的经济破坏和民愤特大,决定严厉制裁。1948年9月,扬子公司舞弊被揭发,10月,蒋经国两度下令清查,是为轰动一时的“扬子公司案”。但在宋美龄的影响下,蒋介石介入阻止调查,案件最终不了了之。蒋经国不久黯然离开上海,标志着挽救经济的最后努力彻底失败。经济崩溃是国民党失去大陆政权的一大关键。

解放军攻占上海前,孔令侃将资金转移到海外,本人定居美国,生活优渥。1943至1958年间追随蒋介石,曾任蒋介石幕僚、机要秘书的周宏涛,在其回忆录《蒋公与我》记载:1970年代初,在台湾的国民政府以蒋经国任行政院长,蒋经国组阁时,宋美龄推荐孔令侃由美返台出任财政部长,但由于蒋经国非常厌恶孔令侃,最终没有成事。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9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9

中共“解放区”主要在农村,相比于“国统区”的大城市,“解放区”的社会经济情况较简单和稳定。随着内战越打越烈,中共决定在“解放区”大规模推行土地改革,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农民,以进一步争取农民支持。左图:1946年5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央关于土地问题指示》,决定将减租减息政策改为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政策;右图:1947年10月10日,中共公布《中国土地法大纲》,“解放区”全面落实土改。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10
mainsite_psd_neizhaner05_10

1948年3月,河北安平县农民保家独立团准备开赴前线与国军作战。农村的主要经济问题在于土地,中共的土改政策令农民从地主手上获得土地,促使更多农民愿意为保护自身利益而参加解放军或参与担架大队等支援队伍,并乐意上缴更多公粮,对中共最终获胜关系重大。

中国国民党领导全面抗战取胜,战后军事实力也颇占优势,为何内战才打了两三年,国军即一败涂地?

国军打败的原因甚多,如长期的抗日战争令将士身心俱疲、政府大派苛捐杂税、官员贪赃枉法、财政金融紊乱造成经济崩溃等。尤其是中国乃农民的国度,不合理的土地制度造成农民无地少地、食不果腹,而士兵多系农家子弟,家乡的贫困造成国军厌战、士气低落。国军内的嫡系、旁系之分,也令部分军队消极作战,或投奔优待俘虏的解放军。反观中共领导的“解放区”,大力推行土地改革,使农民子弟踊跃参军,为保护获分发的土地而战,民众更是勇交公粮、大力支援前线。据统计,1949年中共财政收入达到粮食304亿斤,约合11亿美元,而同期国民政府的财政收入仅有9,000万美元。中共财政收入达到同期国民政府的12倍,极大地支援解放军作战并迅速取得胜利。

本专题主要图片来源:FOTOE。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