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ic

中國古代怎樣依法治稅?

202106phn022_01
江陵張家山《二年律令》漢簡(複製品)。學界認為《二年律令》的「二年」應為呂后二年,即律令應是呂后二年時施行的律令(圖片提供:李曉容/FOTOE)
202106phn022_01

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如何保障依法治稅就開始形諸法律。例如,關於稅則和稅務違章,出土的戰國晚期秦國簡牘《田律》、《徭律》就有相關內容。漢承秦制,出土漢簡西漢呂后《二年律令》中,「田律」、「戶律」也有類似的內容。

 

秦漢以來,隨着由律、令、格 、式四種法律形式構成的中華法律體系逐漸成型,國家稅收法制建設不斷取得成果,一方面表現在作為國家行政法的《令》之中,另一方面表現在作為刑律的《律》之中。流傳至今且具有承上啟下意義的國家稅收法制建設的重大成果,是唐朝編纂的行政法典《唐六典》和刑律之書《唐律疏議》。

 

歷時17年的編修,於唐玄宗開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最終完成的《唐六典》30卷,是中國古代第一部行政法典。它在正文和註文中,保留了唐朝前期稅收法制化建設的歷史沿革和本朝制度規定的許多資料。例如,它在註釋《令》這一類別的篇目由來時,指出西晉編撰《令》40篇,其中關於稅法的有《戶調》和《復除》兩篇;隋文帝開皇年間編撰《令》30卷,其第24卷是《賦役(令)》。唐朝前期的《賦役令》篇目即沿用其名。《唐六典》不僅收錄了租庸調制、地稅、稅錢等國家稅種的稅制內容,對稅收管理體制也有詳細的規定,包括中央主管稅收事務的部門和官員的職責,各級地方官吏的稅收徵管職責。

 

稅務違章處理是依法治稅的關鍵。唐朝法律對稅務違章的處理規定見諸《唐律疏議》。唐高宗永徽年間(公元650-655年)編纂完成的《唐律疏議》,是中國古代第一部內容保留完整的刑律。其中用「疏議」的形式對如何理解和執行律文加以解釋,使司法更具可操作。該書的《戶婚律》、《廄庫律》,有不少有關稅務違章的處理規定,既包括納稅人的稅務違章處理,也包括稅務官吏的稅務違章處理,成為唐朝前期依法治稅的法律依據。例如,關於如期如數完稅,該書卷13的一條律文,先針對納稅人違章作出規定:「戶主不充者,笞四十。」對此,「疏議」解釋說:「百姓當戶,應輸課稅,依期不充,即笞四十,不據分數為坐。」就是說,有應納稅人口的戶籍,如果出現未能如數如期完稅的情況,戶主而非納稅人本人要受鞭笞四十下的刑罰。接着針對稅務官吏違章作出規定:「諸部內輸課稅之物,違期不充者,以十分論,一分笞四十,一分加一等(州、縣皆以長官為首,佐職以下節級連坐)」對此,「疏議」先解釋正文,說:「『輸課稅之物』,謂租、調及庸,地租,雜稅之類。物有頭數,輸有期限,而違不充者,以十分論,一分笞四十。假有當里之內,徵百石物,十斛不充笞四十,每十斛加一等,全違期不入者徒二年。州、縣各以部內分數,不充科罪准此。」接着解釋註文「州、縣皆以長官為首」一句,指出:「刺史、縣令,宣導之首,課稅違限,責在長官。」

202106phn023_01
《唐律疏議》殘片。《唐律疏議》是唐高宗命長孫無忌、李世勣等編撰而成,是宋、元、明、清各代法律的藍本(圖片提供:文化傳播/FOTOE)
202106phn023_01

再如,針對稅務官吏的稅務違章,該卷另有一條律文規定:「若非法而擅賦斂,及以法賦斂而擅加益,贓重入官者,計所擅坐贓論;入私者,以枉法論,至死者加役流。」對此,「疏議」解釋說:「依賦役令:『每丁,租二石;調絁、絹二丈,綿三兩,布輸二丈五尺,麻三斤;丁役二十日。』此是每年以法賦斂。皆行公文,依數輸納;若臨時別差科者,自依臨時處分。」

 

《唐律疏議》不僅成為宋元明清歷代王朝制定刑律的藍本,對亞洲的日本、朝鮮、越南等國制定法律也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例如,日本的《大寶律令》不僅十二篇目、次序與唐律相同,許多文句都與唐律一模一樣。可見《唐律疏議》對於這些國家的稅收法制建設也產生了廣泛的影響。此後,元朝的《元典章》、宋朝的《慶元條法事類》、明朝的《明會典》、清朝的《清會典》等,都是包括監督依法治稅內容在內的國家法律文本。例如,宋朝的《慶元條法事類》卷47《賦役門》,以「攬納租稅」、「拘催租稅」、「受納租稅」、「違欠租稅」、「閣免租稅」、「匿免租稅」等分別立目,輯錄有關納稅人納稅義務、稅務違章處理以及稅務官吏的職責。當中稅務違章處理的敕、令、格、式,更方便監督依法治稅時的參照執行。

202106phw009
大清會典(圖片提供:陳明光)
202106phw009

當然,自秦始皇統一中國之後,中國古代的政治體制就是封建君主專制體制,皇帝可以隨意干預稅收事務,破壞稅收的法制規定。不過,這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我們不能因此完全否定中國古代王朝有關國家稅收法制化建設的努力和成果。

202106phn024_01
《元典章》(清代影抄元刻本)。《元典章》是至治二年(1322年)以前元朝法令文書的分類彙編,全名《大元聖政國朝典章》(圖片提供:視覺中國)
202106phn024_01
Author:
Last updated:
2021-10-04

Extended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