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drag to the left for more details
mainsite_psd_aomenwu04_7
mainsite_psd_aomenwu04_7

全面抗戰爆發後,澳門各行各業紛紛組織救災會,如澳門四界救災會、闔澳華僑賑濟會、澳門花界救災會等,積極籌募善款支援內地抗戰。除了籌款外,中華教育會、澳門中國婦女慰勞會、前鋒劇社、協社等也舉行各種宣傳救亡的活動,以戲劇、展覽、歌曲等方式喚起澳門市民的救國熱情。雖然受到澳葡政府及親日分子阻撓,但仍無阻澳門市民參與救國運動。

除了澳門本地的救國活動,一些居民更前往內地參與宣傳、後勤和救援,如澳門中國青年救護團、澳門四界救災會回國服務團,甚至有年輕人加入游擊隊,在抗戰中為國捐軀。

澳門的抗戰支援工作遇到甚麼困難?

答案見下。

mainsite_psd_aomenwu04_1
mainsite_psd_aomenwu04_1

1937年12月,澳門中國婦女慰勞會成員聆聽史良(前排右三)的抗戰動員演講後與史良合影。

ebook

史良是著名律師,於1936年年底因鼓吹抗日,與另外六人一同被國民政府逮捕,是為轟動一時的「七君子事件」。「七‧七事變」後,全面抗戰展開,七君子獲釋。

mainsite_psd_aomenwu04_2
mainsite_psd_aomenwu04_2

1938年澳門中國青年救護團教職員暨第一期畢業同學合影。救護團由柯麟發起,培訓青年救護人員、醫護人員奔赴戰區服務。(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提供,引自澳門基金會《澳門記憶》文史網)

mainsite_psd_aomenwu04_3
mainsite_psd_aomenwu04_3

左圖:澳門中國青年救護團第一期學員畢業後前往前線時出版了紀念刊,圖為該刊的序言;右圖:為該刊寫序的梁彥明。(左圖為資料圖片,右圖為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提供,引自澳門基金會《澳門記憶》文史網)

ebook

梁彥明在1909年加入反清革命組織同盟會澳門分會,又積極參與澳門的教育事業,創立崇實中學並出任校長,也創立蓮峰義學。他在抗戰期間參與舉辦捐款義賣,支持內地抗戰,也擔任鏡湖醫院值理。1942年,梁彥明遭日本間諜伏擊,傷重不治。

mainsite_psd_aomenwu04_4
mainsite_psd_aomenwu04_4

左圖:澳門四界救災會舉辦唱曲籌款;右圖:報章報道澳門四界救災會回國服務。

ebook

1937年8月,學界、體育界、音樂界和戲劇界成立澳門四界救災會,積極組織宣傳隊和慰問團到中山的鄉村開展宣傳工作。1938年廣州淪陷後,四界救災會又先後組織11隊、共160多人的回國服務團,前往西江、東江、北江和珠江,從事宣傳、運輸、救援等工作。

mainsite_psd_aomenwu04_5
mainsite_psd_aomenwu04_5

澳門四界救災會回國服務團第六、七隊在出發時留影。

mainsite_psd_aomenwu04_6
mainsite_psd_aomenwu04_6

                                                    1938年8月,澳門中國婦女慰勞會邀請興中華劇團在清平大戲院演出,收入用於救國。

mainsite_psd_aomenwu04_7
mainsite_psd_aomenwu04_7

              1939年「八‧一三」上海抗戰兩周年,澳門各界獻金紀念合影。

mainsite_psd_aomenwu04_8
mainsite_psd_aomenwu04_8

                澳門婦女會在1941年發起為鏡湖醫院賣花籌款的頒獎典禮。(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提供,引自澳門基金會《澳門記憶》文史網)

ebook

國難當前之際,澳門不少婦女團體參與救國運動,組織花界救災會,捐出金錢、戒指和首飾作善款。她們也舉辦義唱、賣花和舞會籌款,踴躍支持內地的救國運動。

mainsite_psd_aomenwu04_9
mainsite_psd_aomenwu04_9

1942年,澳門外勤記者聯誼會、八和會館留澳全體劇員、英明公司、國華戲院聯合為鏡湖醫院義演籌款。圖為義演籌款的門票。戰時,鏡湖醫院為救濟難民、支援抗戰出力甚多。(澳門鏡湖醫院慈善會提供,引自澳門基金會《澳門記憶》文史網)

mainsite_psd_aomenwu04_10
mainsite_psd_aomenwu04_10

與澳門關係密切的嶺南派畫家高劍父曾以畫作反映抗戰。左圖:高劍父所繪的「一‧二八」上海抗戰作品《東戰場的烈焰》,1939年曾在澳門商會舉行的畫展中展出;右圖:澳門普濟禪院,抗戰期間高劍父曾寓居於此。

澳門的抗戰支援工作遇到甚麼困難?

由於葡萄牙人的「中立」政策,澳葡政府嚴格審查集會結社,華人組織只能用「救災」和「慰勞」等名義運作,舉辦和抗日有關的籌募活動,而且活動只能以賣花、賣旗、沿門勸捐、義演等小規模方式進行。1940年,澳葡政府進一步限制籌集和宣傳活動,籌款工作只能轉到室內非公開進行,但這些措施都未能阻止澳門居民為救國而獻金出力。

本專題主要圖片來源:澳門遺產學會副理事長勞加裕先生(圖6)、澳門基金會(圖2、3、8、9)、FOTOE(圖5、10)、其他資料圖片。